18558717_1036646479813070_8442991747036825034_o.jpg

↑浪浪別哭咖啡店的蛋寶,說書人本想領養的小狗

我們家出現了一隻蟲(不是米蟲)。每天早上醒來,身上就會多幾個紅包(不是那個紅包)。

說書人皮膚敏感,每一個紅包都鮮豔欲滴,因為隆起的小山中央冒出了水泡。

從早上起床,她就噗噗跳(台語),整天心情焦躁又容易不耐煩。

試過用漂白水洗被單、床單,用小蘇打粉撒在床墊上半天以上,

仍是沒用。

 

我很容易感染對方的情緒跟氣場,也跟著心煩意亂起來。

她一直吵著要用水菸式殺蟲劑,但我想到用之前要蓋東西、移走衣服,之後要洗被單、擦家具。

夾在工作與準備5月28活動之間,

老娘最近實在沒空搞這些啊啊啊!

 

過了翻天覆地的兩天,昨天我忍不住爆發了。

「就是一隻蟲!妳有必要每天都這樣嗎?!」(不是問句)

最後還是拗不過她,

為了要配合我白天需要在家中工作,只好半夜再用,兩個人借住別處一晚。

在陌生的床上兩個人都失眠了,抬槓了起來。

 

說書人:「妳的脾氣真的好很多欸!要是以前,不用24小時妳就會受不了。這次48小時才發作,真是進步太多了。」

「妳看,我對妳多麼溫柔,我對妳最好了。」我嘴上這麼說,腦子還沒忘剛剛晚上才兇過她,有一點心虛,有一點要幫自己說好話,再補一句:「誰敢在我面前撒野這麼久。」

說書人靜靜地沒有抗議。

我說:「妳脾氣也好很多欸,我不讓妳用殺蟲劑妳也沒生氣耶。」

「對啊!以前交往的對象誰敢跟我說不要用殺蟲劑的。我看妳還是對我好一點,沒有人能忍受妳的壞脾氣啦!」說書人火象星座的脾氣聽說過去真的是很容易火山爆發。

 

「只是一隻蟲妳就要起肖了,這樣要怎麼養狗啊?!」我吐槽她。

最近說書人愛上了浪浪別哭咖啡店要送養的蛋寶,奶茶色的毛,聰明地會定位大小便,才兩個月大而以,可愛地不得了。

我們已經撲滅、踏熄了無數次想領養的念頭,但每次只要想到蛋寶,又會死灰復燃。

 

「那這樣我們領養了狗,感情是不是會變不好啊?會一直吵架?這樣好像麻煩多於可愛喔?」說書人看起來很困擾。

「當然啊!誰要去遛狗,誰要幫她洗澡,妳忙起來還不是都要我做。本來領養就是麻煩多於可愛啊。妳是不是對養狗抱著浪漫的想法啊?」我突然發現不太妙。

「蛤,這樣還是算了。我領養一隻豬已經很麻煩了。」她翻了一個身背對我。

「欸!沒禮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喬安納的房間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