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005989_760031181024695_6965412110490664960_o.jpg
成長過程中,我覺得生命中充滿了謎團,有太多我無法理解與解決的事。
為什麼外婆對我這麼好,卻對媽媽這麼壞?
為什麼媽媽對我這麼兇,她是不是很討厭我?
為什麼她不愛我,是不是我不夠好?
如果我很完美,就能被愛嗎?


我一直在尋找一個能無條件愛我的人,不管我是好是壞,他都能包容、理解。
一路上,因為這樣的癡念,我受了許多傷。
這的確是一個癡念,連我自己都無法做到的事,我卻希望有人能為我做到。


有次與某任男友大吵之後,我直直看著他,想著為什麼他會看起來這麼陌生,為什麼兩人會走到這麼不堪的境地。
我沒有哭,但心裡不停地流淚。
他卻看著我,指責:「妳那是什麼眼神,妳就這麼恨我嗎?」
我像是被雷打到般不敢置信,因為我母親曾說過一模一樣的話。


那時我才發現自己一直在用同樣的方法,努力地希望得到愛,卻落入了鬼打牆的絕境。
我已經精疲力竭,不知道自己還能怎麼做。


然後,我做了一個怪夢。
在夢中,我彷彿在特務訓練中經歷了重重考驗,最後一關,我要抱著破釜沉舟的決心,向山神許一個願望。
我吸了一大口氣,站在懸崖邊,對山谷用盡全力大喊:「讓我學會怎麼愛人。」
話喊出來時,我心頭一驚,頓時抽離了夢中的身體,意識漂浮在半空中看著夢中的我,
OS:「怎麼會?!怎麼不是找到無條件愛我的人?」


醒來後,我思考了很久。
原來,我不知道什麼是愛。
我幻想的那種愛並不存在,我腦子裏面許多的初始設定,本身就是有偏差的。
我意識到,自己的人類外皮也許長大了,內心還是那個恐懼無助的小女孩。


在找答案的路上,諮商師曾問我:「為什麼妳需要活在別人的盆栽裡呢?」
我被這個問題撼動了,是啊,為什麼我要感覺跟另一人緊緊結合,才能有安全感呢?
那種感覺,就像是我與另一人的生命盤根錯節地糾結在一起。
那個階段,我甚至有點抗拒「擁有屬於自己的花盆」這個念頭,一個人真的好寂寞。


於是,我試著想像自己一部分的根在對方的盆栽中,一部分的根在自己的花盆中。
告訴自己,我有自己的花盆,我能給自己養分,我可以照顧自己。


剛在一起時,說書人送給我一本書與拼圖──幾米《我不是完美小孩》。
書裡的主角叫做「郝完美」,但是她想告訴大人的是,自己才不是完美的。
說書人常常親暱地叫我「小完美」。
每次,她這樣叫我時,我就會想到書中那個可愛的小女孩,彷彿自己就是她。


我學會當自己內在女孩的母親,陪著她長大。
我承諾不管發生什麼,我都會陪著她,當她最有力的後盾。
這就是我能給自己的,無條件的愛。


#許多人都是披著大人皮的小孩,直到學會自己的人生功課
#這輩子逃避,下輩子就要回來再學一次(抖)


(照片要傳達的是人生好難,但二頭肌好搶戲😆)

 

☀️喬安納的IG: jomatheworld
我會常常更新日常照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喬安納 的頭像
喬安納

喬安納的房間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