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509522_2132781776985367_2656971351759257600_n.jpg

我與說書人都不是好脾氣的人,過去的我們也不是目前這個好隊友的模樣。

剛開始認識至交往,說書人非常堅持「沒有人可以看她手機」,

即使只是坐在她身邊,傾身要跟她說話,她都會立馬把螢幕背對我,很諜對諜。

交往幾個月,她有天說朋友約她出去,我問她是誰,她回:「一個人。」

她不懂為什麼一定要知道是誰,反正我也不認識。

然後我就爆了:「這個人想約我女友出去,我不能知道她是誰嗎?!」殺氣騰騰把說書人嚇一大跳。後來,她才坦承對方似乎曾經對她有意思,但一直是朋友關係。

據說以前她一直都是這樣的。

 

說書人過去都是主動提分手的那一方(除了前任),原因是沒有感覺了。

她是說,她對這點很困擾,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來吧,大家來圍剿她 XD)。

當她想跟對方拉開距離或分手時,對方通常都難以接受與試圖挽回,她反而會彈更遠。

於是,她覺得自己是「容易膩」的體質。

至於我,過去因為強烈的不安全感,我希望自己是對方最重要的人。

如果對方無故失蹤,電話整晚聯絡不上,我的小偵探雷達會逼逼響,小劇場上演無數劇碼,焦慮到無法專心做事,即使在現實中,我並沒有被對方劈腿的經驗 (就我所知)。
有股深層匱乏愛的恐懼,讓我把愛情當作事業。

 

我不斷地尋求可依賴的對象,認真(嚴肅)經營感情,目光都在聚焦他身上,對方有什麼願望/夢想,我都盡力幫忙,

像是我幫某一任撰寫與修改美國MBA的申請Essay,後來他錄取了理想的學校 (他出國前,我們分手了)。
這麼認真(嚴肅)的經營,仍是一次次地撞牆遍體麟傷 (一言難盡啊~之後再聊)。

 

在最黑暗的谷底,我尋求心理醫生、心理諮商的幫助,同時試著寫下我、媽媽、外婆之間的家族故事,試著了解自己,釐清這些糾結。

大約也是這段時期,我開始練習瑜伽,也認識說書人。

之後,接觸了能量心理治療(讀過一些書),我才感受到母系家族中一直有「匱乏愛」與「不值得被愛」的能量,而這種能量是會一代代傳遞的。

 

我們過去的樣子,怎麼想兩人都湊不起來。

剛與說書人交往時,有次她開車載我去淡水夜遊,半路上,我問:「妳常常走這條路去淡水?」

她大驚問我怎麼知道。我說注意到她不需要看導航。

她的反應是非常害怕,害怕我太關注她。

我的感受是又氣又受傷,受傷的是我感覺到她的拒絕與防衛;

氣的是,對我來說這是種本能,我本來就是會留意到細節,善於推理,才不是在關注她呢 (其實就是)。

 

這事件讓我倆心理都蒙上了陰影,埋下了不安的種子。

 

下篇會聊聊我們是如何跨越這個心理障礙

 

#匱乏  #恐懼 #不值得被愛 #不安全感

#愛 #伴侶關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喬安納 的頭像
喬安納

喬安納的房間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