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聽到像交保10憶(現金)為了出國探望父親之類的事,我腦子中的神經元就自動連結「自己真像隻螞蟻」,別人只要伸出一根指頭就可以把我摁死在桌上。到底為什麼會浮現這種想法呢?

或許是不安全感,覺得自我價值並不被社會認同,甚至無法自保,世界隨時會被惡意一戳就垮。循規蹈矩不是遠離麻煩的最好方法,以為只要盡本份,別人也能尊重你的界線,僅是顛倒妄想。沒有息事寧人這回事,降低姿態就證明你有所虧欠。「因為你先說抱歉,一定是你有問題。」

遊戲規則可以被扭曲,那個不美麗的美麗灣不就是這樣嗎?

只要矛頭指向最無力抵抗的一群家庭代工業者,不就可以收走2%來填補坑洞?

一句「不關我的事」就可以無視不公義的壟斷?

真的是這樣,那要你們做什麼?

 

是我得了被迫害妄想症嗎?一朝蛇咬後,草木皆兵。即使我以為情緒處理的好,想到時胸口還是湧上憤怒。這件事等塵埃落定後我會寫出來的。

 

然後瞭解了,本來就沒有目的地,因為過程才是重點。踏上旅程是為了路上的風景,而不是回家;如果能全心地享受,當下就可以感受到回家的喜悅。

感到匱乏時,先深深地吸入體會那種感覺,再決定要用什麼填補(電視?或是把自己搞得很忙?),或者讓它空著也無妨。如果無法試著去理解為什麼感到匱乏,就只會陷入無限迴圈,像在滾輪上奔跑的天竺鼠。

我喜歡另一個意象:尖銳乾枯的骨頭戳傷了老狗的牙齦,牠嚐到了血的味道,還以為吃了到美味的東西,拼命繼續啃咬,以為是牠的救贖,卻傷害了牠。

 

每一年的交替之際,我總是檢討過去、設定新目標,可是今年我想做的功課,如果有個期限,我想是一輩子。

 

 

創作者介紹

喬安納的房間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