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背包中最重的兩樣東西,一樣我確定下次(?)不會再帶,另一樣我確定下次一定會揹。

 

當初規劃會穿一雙好走的鞋,揹一雙涼鞋在民宿或洗澡時換穿。上網作功課,大家說Teva的涼鞋好穿,但吸汗的鞋底材質會散發濃濃的腳臭味,還有人在搭飛機時被前座的乘客抱怨:「可以請你不要脫鞋嗎?你臭到我的小孩了。」(可以想見有尷尬......)所以,後來在登山友選了硬底的Chaco運動涼鞋,據說堅固耐走。重點是──有我這個大腳婆的女鞋尺寸US 9。

 

從小到大,買鞋一直是我的夢靨。在鄉下的小鞋店,老闆娘搬出了所有的童鞋,仍沒有我的尺寸。低著頭耳根子熱到脖子,我一試再試,最後選了腳趾擠在最前頭的紅色亮漆皮鞋。我喜歡那秀氣的款式與高調的顏色,硬著頭皮說可以,但每次穿腳都好痛。

 

城市中的百貨公司,殷勤的專櫃小姐遇到我只能說抱歉我們公司最大只做到26號。這次旅行最大的收穫之一是在美國發現了原來我並不是US 9號,而是介於9 ~ 9.5號。這輩子,我終於穿到了合腳的女鞋,手舞足蹈地買了兩雙平底鞋、一雙短靴、一雙登山鞋(說書人就沒這麼興高采烈了)。回程我發現背包塞不下,嘻皮笑臉地拜託說書人(臉臭嘟嘟)幫我揹那雙中筒登山鞋。

 

旅程開始一個禮拜多,我在印度瓦拉納西扭傷了左腳踝之後,涼鞋幾乎沒被穿出門過。堅固耐走的硬梆梆鞋底,在路面凹凸不平與腳踝受傷的狀況完全不合時宜。數個月後,即使在西班牙馬德里的平坦馬路上走一整天,仍會讓我尚未完全復原的左腳踝痠痛不適。

幾乎每次打包時我都會嘆大大一口氣:「齁!這雙鞋真的有夠重!」塞在背包底層又占了很多空間。然而,因為當初也花了不少錢,加上這麼巨大合腳的鞋實在難買,無法狠下心在半途放棄它,就這麼揹過了整個地球。回到台灣,現在只會踩著這雙鞋下樓追垃圾車。

 

確定會揹的東西是一張旅行瑜珈墊。大旅行出發的前一個星期,我的瑜珈恩師問:「妳需不需要旅行用瑜珈墊?我這邊有一張借妳。」列清單的過程,我的確有想過揹瑜珈墊去旅行,但是將生活必需品打包之後,發現背包已經沉甸甸,就先擱下了那個念頭。

 

我帶著老師的瑜珈墊回家,將它對折成A4左右的尺寸,恰好塞進了背包底層,與很有份量的涼鞋做鄰居。在印度瑞詩凱詩的瑜珈道場,每天早上的練習,我選了陽光斜曬入窗的位置將它鋪平在地毯上;在瑞士阿爾卑詩山麓,依山面湖的碧綠茂盛草地上;民宿床邊的狹小空間,時不時地回到墊子。

 

旅行頻繁移動、行走與水土不服的減少體重,並沒有讓我覺得健康,而是墊子上的15分鐘讓我神清氣爽。

 

我把瑜珈放在心上,揹在肩上。每一次感受到墊子的重量,彷彿都是信念的考驗──我願意揹著它多久、多遠?

 

曾經有人說過:「事物的珍貴不是來自於標價,而是你所賦予它的意義。」在這次旅行中,我深深體會。出發前不甚滿意的小背包,起初覺得太重、隔層太少,隨著走過愈多地方,它成了我的夥伴,即使沾滿了世界各國的細菌,我仍珍視它,像是嬰孩被口水汗水濡濕的安慰毯。

 

瑜珈也是我珍貴的(人生)旅途夥伴。除了鍛鍊身體,收攝感官與專注呼吸使我在不斷變動的外在環境中找到心的力量。我漸漸瞭解到,如果心的模式沒有改變,就算走到天堂也會不滿足。若走到了地獄也感受到平靜,那是來自於心的光明。

 

現在回想,那時老師問我是否要帶瑜珈墊的那刻,巧合地像宇宙傳遞給我的回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喬安納的房間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