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馬德里西南方的古城Toledo,民宿主人說城外有個高地可俯瞰整個古城,景色很美,順便交代我們別去走地圖上標記的綠色走廊。「一點都不綠。」他說。

徒步穿過了鋪石磚地的古城,跨越河上的石橋與石做拱門,穿越車水馬龍、鋪著柏油的馬路。鑽進了巷子往上爬,經過了幾戶有汪汪叫大狗的民宅,我們並不確定這是否就是民宿主人說的地點。太陽也快下山了,我們在小丘路邊坐了下來。

那天的溫度比皮膚稍涼一些,風微微地拂過剛剪短的瀏海,那陣風繞到髮根剛推短的腦勺後方,那兒沒了頭髮的保暖起了雞皮疙瘩。

說書人指著天空,大喊:「妳看!那是什麼?」


小黑點從越過城的另一頭起飛,散亂呈散沙,在風的梳理下漸漸地排列成V型的直線。

第一群小黑點起飛後,第二群小黑點也起飛了,也形成了同樣地V型隊伍。兩個隊伍不約而同、不偏不倚地指向同一個方向。「那是南方吧?」我猜。


隨著高度提升,後方的幾個小黑點奮力往前飛到隊伍最前方,最前方的那幾個黑點慢慢退下來到V型的中翼。

無須語言溝通、合而為一的默契,牠們逆著風不停歇地拍著翅膀,還要再遷徙數千公里遠。

我們全然臣服於這神奇景象,感覺自己比空中那些黑點們還要渺小太多太多,不知為何,卻也感到無窮的遼闊與自由。

我們笑著大張雙臂擁抱彼此。

「來到這裡真好。」說書人三魂七魄全到齊了,與天上的星一樣在當下散發光芒。

「再同意不過了。」我回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喬安納的房間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