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慈眼中怎麼樣是完美女人?他說詩人們一天到晚就是花時間在想要怎麼描繪出心目中的美人。但其實只要她的一個眼神、配上天空一點也不費力的沉思(line 4-5),就打敗了所有詩人努力思索的堆砌。 

這就像是史蒂芬.金還有許多作家說的,其實留許多想像空間給讀者才是聰明的作者。你不需要告訴讀者女主角有長長的睫毛跟充滿靈性的容貌,大家會自己描繪出心目中的美女圖。 

天空一點也不費力的沉思(line 5)代表什麼呢?最後一行的unlabouring stars就是解答。星星映在一個美麗的眼神裡,還有什麼描述比這個更動人?(好啦!我承認有)

 

He tells of the Perfect Beauty

by W. B. Yeats

 

O cloud-pale eyelids, dream-dimmed eyes,

The poets labouring all their days

To build a perfect beauty in rhyme

Are overthrown by a woman's gaze

And by the unlabouring brood of the skies:

And therefore my heart will bow, when dew

Is dropping sleep, until God burn time,

Before the unlabouring stars and you.

 

【喬安納說】

這首詩收錄在楊牧編譯的《葉慈詩選》中。文章中的翻譯是我隨意翻的。

 

創作者介紹

喬安納的房間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