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374780_429078037916220_4287000711486504960_n.jpg
前陣子做了怪夢,不是驚悚的那種 (雖然在夢中蠻緊張的)。
夢到自己瑜珈教課快遲到了,很焦急地想辦法要趕到教室,但終究是遲了半小時,
一邊在試圖聯絡學生,一邊在找路的過程中,
我定睛一看,集中注意力思考,我發現這個地點我從來沒有來過,


於是,我意識到「這是個夢吧」。


我要自己醒來,醒來之後,依舊是教課快遲到,但是另外一群學生,
我還是有點焦急,此時有個念頭浮現「剛剛的夢醒來後,就在這裡了,這一定還是個夢」,
我告訴自己「醒來!張開眼睛!」,
使盡力氣,集中意識,我用力地拔開眼皮。


張開眼睛後,我發現自己在床上。
一方面我覺得慶幸,一方面,我有一種感覺,這一層仍是另外一層夢境,
只是比較真實、場景比較熟悉而已。
如果我夠用力,夠專注,我就能張開眼睛,從這層夢境中醒來。


之前常常看一些書說(新時代或者佛經),人生是一場遊戲、一場夢境,
這些概念只停留在我的大腦,很難帶來改變,
然而,只要體驗一次,就很難再回去懵懂的狀態。


我常常回想到醒來的那個時刻,全身細胞的感覺、意識層的擴展,
我感知到,還有一層寬廣的意識在小我意識之上,它涵蓋了小我意識。
好像是有另一個我,在看自己在演電影,或者我在電腦遊戲中。
它帶來了抽離感,既然是夢境,何必太認真呢?


可是,矛盾的是,它也帶來了投入感,
我比較少時間幻想著要去哪裡,要做到什麼,
比較少時間試圖控制周遭的一切,
比較能專注、平靜的感受這一刻,傾聽宇宙的訊息
(說起來好像很厲害,但有時這一刻只是洗碗而已)。


最近在讀南懷瑾與果如法師詮釋金剛經,還有禪師阿迪亞香堤(Adyashanti)的書。
很喜歡阿迪亞香堤《在生命盛放處》(Falling into Grace: insights on the end of suffering
),
本來覺得這翻譯很奇怪,明明在講的是苦,為什麼是生命盛放呢?
(新版翻譯是《受苦的力量》)
仔細想來覺得舊版翻譯很美。


有時候,我們不斷在同個地方受困,一遍遍的嘗試仍是失敗,
看不到希望與光明,走入了最深的黑暗、最糟的狀態。
通常,要到這個地步,我們才會深切的體會到──這樣下去不行,我不能再走一樣的路。
觸底之後,接下來就能反彈了。
苦,能帶來生命的盛放。


跟好友V聊到,有時候我們捨不得身邊的人受苦,想要幫助他們,
可是,重點是對方是不是真的覺得苦呢?
說不定,他們並不以為苦,或者,這就是他們走向觸底之路的過程。
我們並不知道他的靈魂進程走到哪一步了,我們不需剝奪他人學習的權利。


#尊重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智慧


寫到這邊。
最近在跟說書人追劇,難得有她喜歡的影集──我們與惡的距離。
準備要來抱零食看完結篇了😍


(照片是今天畫畫課完成的作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喬安納 的頭像
喬安納

喬安納的房間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