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701107_766141073747039_2333321716052262912_o.jpg

之前不知是否水星逆行的影響,周遭朋友的戀情接二連三都發生了很糟的狀況,

我也充當了救火隊,陪著傷心的朋友。
我告訴她:「如果難過到覺得走不下去了,記得要找我。」


於是,家裡變成庇護所。除了會提供下午茶/咖啡,也會提供簡易晚餐,像是水餃、一肉一菜配白飯。

也有毛絨絨的療癒系狗狗雞蛋坐檯 (其實是趴桌子底)。

雖然雞蛋對不熟的人會很緊張,但久了牠也習慣聽著我們講話,在桌子下打瞌睡。

談心的過程,我也會給一些建議,分析兩人的狀況與問題,只差沒辦法搬出水晶球來看看未來。

我回想到唸研究所時期的自己,那時的男友脾氣火爆,我在感情裡也是個玻璃心。

常常在吵架後,我向好友火星人求救。

她從一開始試圖給建議跟開導,到後來每次都說:「你們不適合啦,換一個換一個。」

一般來說,朋友勸分手通常倒楣的都是自己,如果後來情侶又復合了,自己不是變得裡外不是人嗎?

但火星人說的沒錯,我跟他的確非常不適合,只是我不願意面對真相。


我的內心也有個聲音一直告訴我趕快離開,但我的執念讓我用很多的理由去掩蓋那個聲音。

「他也對我很好啊,只是脾氣暴躁而已。」「我還找的到下一個這麼契合的人嗎?」

我堅持再堅持,弄得自己遍體麟傷。

 

好友都是最衰的,要不斷地耗費時間與力氣,陪著我一片一片地把碎掉的心撿起來貼回去。

火星人沒有拒絕過我,也沒有責備過我。

她曾建議:「找一個妳喜歡做的事情,把重心放在那件事情上,讓自己開心。」

當時,我也想這麼做,但完全做不到。

把愛情當人生志業的我,目光都在對方身上。

我不會說這是失去自我,而是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誰,彷彿是塊黏土,我變形成他期望的樣子,希望得到他的愛。

 

最近跟火星人見面,我聊起了過去,問:「妳怎麼有辦法不生我的氣?我那樣一次又一次的回去找罪受,然後又哭著跑去找妳。」

她說:「生氣還是有啊,只是可能不是對妳說。」

我:「為什麼我那時就是走不出來呢?一直在鬼打牆。」

她回:「有些事情不是不願意做,而是真的有侷限吧,就像我,一直想要早睡早起,但就是做不到啊,那也只能這樣了。」(火星人是日夜顛倒的體質)

 

人真的有各自的侷限啊,有很多的雄心壯志都變成幻滅泡影 (想想新年新希望),然後自我感覺不良好,鞭笞自己那麼魯蛇。

我們都好想改變自己,卻忘了去看背後的成因。

為什麼我們會選擇這麼做呢?一切都有其因。

因為渴求得到愛,我們壓抑自己原來的樣子,後來也忘了自己到底長什麼樣子。

因為金錢匱乏的不安全感,而被騙得團團轉,損失了氣力與時間。

因為想要當好人,沒辦法坦白直率地說出自己不舒服的地方,而失去了友誼。

 

當我們還無法了解行為背後的原因,就很難做出不一樣的選擇。

也是因為走過了那種不停撞牆的無助,才能對同樣處境的朋友心生同理與慈悲。

「我知道妳很努力了,妳已經做到當下能做到最好的,妳真的好棒。」我對朋友說,也對過去的自己說。


 

#抱抱自己,你真的很棒

#無法了解行為背後的原因,就很難做出不一樣的選擇

#感謝火星人超渡我

 

(照片是研究所的我,妹妹攝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喬安納 的頭像
喬安納

喬安納的房間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