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424818_592436184450863_2682921432335373046_o.jpg

已經算不清楚多久了,兩人忙到很少一起在餐桌坐下來吃飯,上一次進電影院可能超過一年,上一次一起晃書店超過半年......。
住在一起,會慢慢地習慣有彼此,然後會有種錯覺──我們會有很多的時間相處。事實上,卻愈來愈少相處......。加上我正在調整作息,早點睡覺養生。說書人要睡時,我已經跟周公打得火熱了。


反而互動最多的是跟雞蛋,話題也都繞著雞蛋 (生了小孩的夫婦是不是也是這樣呢?)。
這樣子各忙各的久了,我覺得兩人彷彿變成室友。我對她就會愈來愈多要求,像是衣服不要亂堆、輪流倒垃圾、洗碗等等家事。
不知道大家會不會也遇到類似狀況呢?


我覺得兩人感情逐漸疏離,但,說書人很篤定地說「我們感情很好啊!」
覺得兩人變成室友的,也只有我。
真不知說書人哪來這麼穩定的安全感與信心。我常對她說:「能當妳好像很輕鬆啊~」


那天,我做了一個怪夢。夢中,我向說書人說出心中的擔憂:「兩個人這樣各自忙下去,會不會漸行漸遠?」她不置可否,也不擔心的樣子。
一轉眼,她不見了。我卻站在顫巍巍地鐵梯上頭,高度至少三層樓。我心裡很害怕,但想著「不行,我還是得走去找她。」踏上了大力搖晃,彷彿要斷裂的梯子。
走到一半,忽地身邊出現一個男人,他一把把我扛上肩,健步如飛地走完了剩下的梯子。
被他背起來時,我大驚,但發現他步履穩健,我感到好有安全感。
到了平地,我心懷感激與救命恩人併肩走著,說書人此時冒了出來,責備我有二心。
我急著解釋,她卻不相信。就在這樣焦急的情緒,我醒了過來。


我醒來馬上告訴說書人做了這個惡夢,她只說:「妳的夢好長啊...(哈欠)。」
但,當天我腦子不停蹦出這個不詳的夢,與夢中焦慮的感覺。


以前的我做了類似的夢,會胡思亂想很多。是不是我們感情出了問題了?是不是有另外一個人要介入了?
仔細想想,這個夢跟我過去的感情模式很像。過去,發生問題時,我恐懼著感情是不是要瓦解了,在莫名的驅力下,我會尋找外界的浮木,希望把不安的心寄託在其他的人事。


這次,我一開始大腦迴路也是朝這個方向去。但,我踩了煞車,喊了暫停。
「我們之間真的有問題嗎?問題真的出在她身上嗎?」
我意識到,關鍵點在於我的心。


這個時候,儘管我再問100次「妳愛我嗎?」,還是無法解決心裡的不安。原因很簡單:因為,是我的內在已經不安穩了。
即使她的回答是肯定的,我也會找碴、懷疑,做一些無謂的事去證明我的不安是正確的。

 

昨天動物行為師戴更基醫師演講中,描述了這種焦慮心理。
通常主人採取「消退」策略(也就是狗狗做問題行為時,採取不理會),狗狗還是會持續做,就像在向主人確定「你真的不理我嗎?」,甚至會因為焦慮/想引起主人注意,爆發起來做得更誇張。


其實,人也是一樣。
男友最近表現有點冷淡、不接電話,通常女友這時焦慮起來了,會忍不住一直打,甚至奪命連環扣,因為,想要確定彼此的關係。


事實上,我們的確變得疏於溝通與關心彼此。也許,說書人覺得她現在可以投注心力在工作衝刺。
我卻感受到兩人的關係變得跟以前不一樣了,擔心是不是會漸行漸遠。這時,自己又把憂慮壓抑下去(消退),大腦只好在潛意識找出口,做夢來釋放焦慮。
我想,我的大腦某種程度來說,也在爭取我的注意力。


回想一下上次焦慮的感覺,是不是會因為想逃避那種不好的感覺,去做一些轉移注意力(如大吃大喝),或是責怪讓你感到焦慮的那個人事物?
我們不自覺地就會這麼做。就像小朋友跌倒後,媽媽趕緊跑來關心,小朋友卻不領情,生氣地打了媽媽。
跌倒好丟臉/好痛,感覺好差,媽媽在這裡 → 一定是她害的,她沒有抓住我。
人的心理就是這麼奇妙。


做了這個夢後,我消化情緒,觀察著大腦在走過去的迴路,認清這個不安全感是我的產物。
然後,我決定不當被動的受害者,認真地向說書人提議:「每個月我們可以安排至少約會一次嗎?只有我們兩人、有品質的相處。」


她說好啊,完全不知道我已經做了一回落落長的功課。

(照片是京都遇上的小菩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喬安納 的頭像
喬安納

喬安納的房間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