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55694_576413656053116_16747639667244078_o.jpg
「什麼?妳們也會吵架嗎?」朋友提高音量。
「當然會啊!還會互相吼來吼去勒。」我輕描淡寫。
事情發生在上個禮拜,我做例行的眼睛檢查。散瞳之後會什麼都看不見,約了說書人陪我去看醫生。


當天早上我叫她起床,說書人就已經在發起床氣。
剛出門,我說要吃早餐,她超級不耐煩。
到了眼科,連我都心情差到不想跟她說話了。感覺到她掛念著還沒做的事,又不知要等多久,我提議她先回家工作,等檢查完畢再來載我。


結果,檢查發現了視網膜有小洞,得下午雷射診再來一次補起來。
這時心情已經很差了.......。
說書人來接,打了電話要我走出去。那天大太陽加上散瞳,我畏光又看不見,懷著抱怨走出了診所。瞇著眼環視了一圈,才依稀看見她。當然,一見面我就抱怨了。
說書人不爽:「機車過去門口不方便,停這邊是人家店門口,我不好離開。」


回家路上,說書人忘了路,多繞了一圈。我閉著眼,車子搖來晃去、又衝又停,我說自己頭暈了。可能口氣不好,說書人又覺得被抱怨,更加氣呼呼。


一回到家,我吃著午餐,消化著情緒。她走來餐桌旁,然後......我們就吵起來了....。
雞蛋在桌子下看著兩個大人愈吵愈烈,到後來音量都接近獅吼。
「我又沒有要跟妳吵架,妳幹嘛來找我吵,妳走開啦!」最後我爆氣大吼。說書人碰一鼻子灰,只好走開。


我心裡演的那一齣叫做「小病都這樣不貼心,以後生大病她一定靠不住」。
我想到讓她回家工作,沒要求她陪我等,已經很寬厚了。以前的情人哪個不是陪著聊天?然後心裡又有個聲音「也是不用這樣比」。
接著,想到她這種態度,一點也沒有照顧到病人脆弱的心情。
「嗯.....我會這麼生氣難過,應該是因為生病了心情不好,需要她的安慰與照顧。那麼,感覺這麼糟主要是因為我的心吧。」
想到這裡,已經沒那麼生氣了。


「可是,這樣代表她不是好的照顧者啊!見微知著不是嗎?」邏輯的大腦這樣說。
以前的我總以為自己很聰明,能預測未來。我會蒐集所有的資訊,評分對方。
「誰知道以後誰會先大病呢?未來的事誰說得準呢?況且,她不照顧,說不定就是緣分盡了啊。」←其實我也不知道這是哪裡來的聲音。


這輩子結了緣分,還是有一天會分開。
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希望是出自於內心的愛,而非強制的責任。
她並沒有責任要來填滿我內心的洞/不安全感,這是我的課題,也只有我能做得到。


一個禮拜後的複診,我搭計程車去回,覺得好輕鬆。
走了好久,終於可以安心地牽著自己的手,放心地相信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可以照顧自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喬安納 的頭像
喬安納

喬安納的房間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