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B180611_结果.JPG
紫外線照射強烈

  火車餐車對我有種魔力,可能是因為台灣沒有,也可能是電影《愛在黎明破曉時》的浪漫橋段。直覺聯想,應該是台灣太小了,所以不需要特別設置餐車。但是,瑞士並不比台灣大多少,琉森到因特拉肯約2小時車程的火車,也有餐車。為什麼台灣人要窩在小位置上吃台鐵便當呢?


  《愛在黎明破曉時》劇中,男主角傑西搭訕女主角席琳,邀對方到餐車。傑西談到小時候透過澆花的水霧看見去世的外婆,水霧停止時,外婆就不見了。我想,不只有席琳因為這段對話被勾住,傑西說話時的聲音與神情有著催眠的魔力,讓我似乎可以置身他描述的場景。


  於是,大旅行中搭火車時,我會離開小方塊的座位,跟說書人去餐車點一杯飲料,享受移動中的奢華。此時,內心的小女孩披著大人的外皮,好似扮家家酒般優雅地啜飲咖啡。我曾經很不喜歡這種感覺,覺得自己像是假的大人,隨時會被戳破,屆時,我會穿不住鬆垮垮的外皮。


  車子出發約1小時,開始出現大片水面,映照著晴朗藍天白雲,看不出深度的烏魯烏魯湖。嘎吱呱啦地,驚起了湖面上粉紅色火鶴,展開了大翅膀成群跳起了凌波微步。過了湖景,

窗外景色沒了速度感,一望無際的平坦空曠,只有枯黃如苔的小草,遠方小丘般的山巒。到底是誰會想在這片純自然的高原中鋪設鐵軌呢?可能是經年沒磨軌,火車才如此顛簸。風吹日曬雨淋,若是發生故障,在這片荒野裡,人類要怎麼辦呢?

 

  說書人喝了汽水沒多久,脹氣變得更嚴重,閉眼休息並沒有減輕症狀。她跑去廁所,回來後跟我說她把午餐的小羊排和芬達吐了出來,黑黑橘橘的過了馬桶,直接散落在鐵軌上(是的,玻利維亞火車的馬桶直接通鐵軌)。

  日落之後氣溫急速下降,腳邊的暖氣管散出熱氣。睡睡醒醒,經過了7個小時,晚上9:30左右終於抵達了Uyuni。

 

  路上空蕩蕩,儘管只是小鎮,我們還是迷路了。Google地圖標示的位置是一排民房,並沒有旅社。跑到客運業者的窗口詢問,他說我們完全走錯了方向。寒風黑夜中,駝著大小背包,心裡有點慌亂。看到前方有兩個黑頭髮黃皮膚的女孩,我們加快腳步跟了上去,其中一人的背包上竟縫著台灣國旗。有股衝動想上前認親,但忍住了。跟著她們,順利找到了Hotel Liliana。


  Wifi連不上,櫃台說要明天才能解決。房間內燈光微弱,廁所沒有門,幸好,還有熱水。我正忙著掏出大背包中的生活用品,說書人慘叫一聲:「我的羊毛褲不見了!」那是在冰島購入的保暖褲,恰好應付南美洲日夜溫差大。我們東翻西找一陣,確定應該是忘在奧魯羅的那家兩光旅社了。


  當時的我難掩挫折,語帶責難:「妳離開前怎麼沒有再次確認?!」在旅程中身心的壓力與磨難,就被一件羊毛褲壓垮了(羊毛褲真是我們的罩門)。

  說書人腸胃還在不舒服,坐在床邊眼淚大滴小滴地掉下來:「妳怎麼對我這麼兇,人家不是故意的嘛!」

 

  我討厭掉東西,從小就這樣。一樣小東西不見了,我會耗費半天、一天、好幾天翻箱倒櫃,決心要找出來,幾近強迫症。可能是記憶力好,「明明記得收在那邊,怎麼可能不見」,像是要證明自己沒有罹患少年癡呆(重點是到底要向誰證明)。

  旅行中,腦袋中有張詳細清單,包包中有哪些東西、各自在哪個位置。儘管能控制的已經太少,我仍執意要控制身外之物。我喜歡斷捨離,但在我還沒決定要斷捨離某樣東西之前,它不見了,我會糾結很久。

  說書人的眼淚沒有澆熄我的慍怒,只有讓我覺得自己真是糟糕小心眼的鐵石心腸。

  「我頭好痛喔。」她雙頰泛著紅暈,眼睛泛著淚光,楚楚可憐。

  我摸摸她的額頭,發現她發燒了,而她上次發燒是在印度遇到阿飄之後。我幫她刮痧,拿出護身符,放在她的枕頭下。最後,躺在發出吱拐聲的硬床上,抱著罪惡感睡著了。

  

 

#羊毛褲是我們的罩門 😶
#不知道為什麼的可以搜尋一下關鍵字
#是的就是羊毛褲

1447898384136_结果.jpg
窗外的是稻田?
 

1447898379257_结果.jpg
窗戶像窗框,畫中的好像是月球表面

1447898398382_结果.jpg
隔著火車玻璃拍的烏魯烏魯湖


97835117.jpg
這間跟我們住的房型相同,從Booking抓下來的照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喬安納 的頭像
喬安納

喬安納的房間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