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6_IMG_1165_结果.JPG

  大部分是說書人開車,也是她當主廚煮早餐、煮晚餐、包午餐便當,洗鍋碗瓢盆。我在副駕駛座看導航,有時天候狀況好,換我開一段,有時精神好,幫忙料理晚餐。


  看臉色到了第四天,說書人在煮晚餐時爆發了,她進到房間,對P說:「車也是我們開,三餐也我們煮,行程也是我們規劃。我們已經做了這麼多,妳什麼都不想做嗎?我已經說當初要妳規劃行程很抱歉了,我們都那麼喜歡冰島,難道不能好好一起玩嗎?」到最後一句,說書人開始哽咽。

  隔著牆,我聽到安靜了幾秒鐘,接著P回話,我聽不清楚。過了幾分鐘,說書人出來,神色稍緩。我以為,朋友間把話講開來應該就會好了。


 


  可是,P在車上依舊沉默,下了車依舊顧自走遠遠,回話依舊很嗆。
  說書人仍試圖照顧她的情緒,好聲好氣,裝沒事的樣子。這是我完全陌生的說書人,平常直腸子,若陌生人對她不禮貌,她言詞馬上銳利起來,恰北北的模樣。我無法了解,為何要忍氣吞聲到這種地步?
  說書人後來告訴我,P那時說自己心情不好不全然是我們的原因,還有家裡的事。她們講完了,還擁抱彼此。


  最後一晚的住宿是P訂的,她在網站上看到的房間有沙發,為了省錢,只訂了雙人房(並沒有跟我們商議)。我們風塵僕僕回到雷克雅維克,進到房間,才發現只有兩張單人床,沒有沙發。我還在思考怎麼解決,說書人主動提議自己睡床架,把床墊讓給P。
  隔天早上起床,P仍沒有要幫忙早餐的意思。說書人在爐子前面忙。我忍耐到此時,也已經滿肚子火。
  整理好房間,還有1個小時的空檔,我們終於可以與P分道揚鑣,到市區晃晃。


  這個時候,說書人的情緒才顯現出來,回話的口氣不耐煩,完完全全踩到我的地雷。那是唯一一次在大旅行中,我們在街上大罵吵架。
  「妳對她和顏悅色,然後把脾氣發在我身上,那妳為什麼那樣忍讓?為什麼不開心不直接跟她說?明明就不想讓床,裝什麼大方?我昨晚就該離開那間旅社,自己去找旅館住!」我後悔極了。
  「因為我只要忍受她這10天,之後,這輩子就再也不用跟她相處了。」說書人回答的邏輯並沒有說服我。


  嚴格來說,並不只10天。回到英國倫敦,預計還得同住一晚。可是,我已經瀕臨理智線斷裂了。到現在,我還是懷疑是老天爺幫我們改了回程機票。
  在WoW航空櫃台,穿著紅制服的空服員花了好久的時間在電腦上確認,我那時還對說書人開玩笑:「喔!太好了,我們上不了飛機,終於可以解脫了!」
「喔耶!」
  

碧眼紅脣終於抬起頭,說:「這班機位滿了,沒有你們的位置。」😱😱
  聽到這句話,腦袋彷彿被雷打到轟隆隆,耳鳴聽不清楚。小姐把螢幕轉向我們,說:「你們訂的是下個月六號的機位。」她再查,說今天的機位全滿了,沒辦法重新劃位:「這邊櫃台沒辦法改機票,你們得打客服電話。」


  此時,說書人推著行李,頭也不回地走了(呃......這時這麼帥氣)。我快步走向P,跟她說目前的狀況:「妳得自己先回英國了。」P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蛤?!」一聲,說:「可是,我不知道怎麼去民宿啊!」
  我把資料塞給她,便轉身去找說書人了。


【待續.....】


(冰島的秋天超美...也好冷啊!只要出門得穿雨衣防風,兩條褲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喬安納 的頭像
喬安納

喬安納的房間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