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9299505_结果.JPG

在Angela家,我們向Ian拜師學藝,從擀麵糰做起,烤了一個金黃酥脆派皮、香濃蘋果肉桂的派。是因為純天然又新鮮的食材,或是三個人手心揉麵粉的溫度,讓我吃到這輩子最難以忘懷的蘋果派呢?

他們的廚房有個中島,巧妙地隔開了開放式廚房與起居室,延展了檯面的空間。直到我們聊到多麼喜歡他們的窩,Angela說起很多家俱都是Ian四處搬回別人不要的桌椅,那張我很喜歡的搖椅是,還有......她撩起了蓋在中島上的桌布,我才赫然發現中島原來是張長型的木桌子,上面佈滿了另一個家庭生活的歷史刻痕。

中島上擺放水果與小點心。「看到的都可以吃喔!」Angela說:「我特別推薦這個蘇格蘭餅乾。」始於1898的Walkers Shortbread (小麵包),盒子花樣是經典蘇格蘭條紋,看起來吃起來都是濃濃奶味的餅乾,為什麼要叫小麵包呢?

這個謎題到了冰島才被解開。Angela在我們離開前,為我們準備了一大盒的蘇格蘭餅乾,沉甸甸的有如方磚,說書人把所有東西打包完之後,還有那麼一點空間,就把它擠在背包最上層。

託運、行李旋轉台、車廂、Airbnb、再次打包、車廂。過了近一個禮拜,當天我們徒步3個多小時,為的是深山的免錢的野溪溫泉,走在起起伏伏的山路,植披只有野草,風勁而寒。我把羊毛魔術頭巾拿來當口罩與圍巾,試圖把肺部的熱氣留在臉上。

過了一道木橋,我們終於到了。溪流從山的凹谷中蜿蜒而下,溪中已有兩對情侶。本來,本來我們只是打算去看看,畢竟這趟旅行中都沒準備泳衣,但在長路折騰與期待了3小時之後,怎麼說都要跳進去享受的啊!

說書人堅持:「我在旁邊看就好。」

沿著野溪有木造的簡易屏風,在天與地的見證下,我用最快的速度脫個精光,換上運動內衣,再套上了行李中唯一一件短褲。「我要下去啦!」踮著腳尖往熱氣蒸騰的溫柔鄉奔去,潛進水的那刻,忍不住心滿意足的「哇嗚」一聲。

游來游去,找到了溪邊蜿蜒的凹槽,坐著水面恰好到胸口,溪豁恰好躲避了大部分的強風,頭上沒蓋毛巾也不寒冷,怎麼說都比知名的藍湖溫泉勝出。

水聲潺潺之外一片靜謐,晴藍的天、環抱的山、熱情的水,嘆了一口氣,宇宙真是對我太慷慨了。

回過神,說書人已不見蹤影。過了一陣子,依舊沒看到她的藍雨衣。我開始擔心:「她要是迷路了怎麼辦。」「沒事的,放鬆放鬆。」「可惡!她又亂跑到哪去了!」「我在這裡,我在泡溫泉,身在哪裡,心在哪裡。」

OS重播數次之後,她終於從山坡一頭冒出來了。

「妳跑到哪裡去了?」我有點想打她屁股。

「另外一頭好像也有路欸。」「我也好想泡喔。」她眼巴巴望著在草地另一頭的我。

「我內衣借妳穿,反正外國人都穿比基尼,內衣也像比基尼啊!」

「好吧!」她終於屈服了。

她換好,開心地蹦跳跳,然後踩到濕濕的樓梯,屁股著地「咚咚」,滑壘進了溫泉「撲通」,打破了寧靜,所有人都看了過來。我趕緊划過去撈住她。現在回想起,宇宙回應我的速度未免太快,幫我打了她的屁股。

兩個人泡與一個人泡湯果然還是不同。

依依不捨上岸穿衣,一名金髮的男子也到了同一個屏風,我努力盡量限制住自己的眼光不逾矩。說書人開始大叫:「我的衣服呢?我找不到我的衣服!好冷喔!」

我胡亂套好衣服,趕緊在低溫中幫她找衣服。頭一抬,就看見了男子精壯的大腿,還有零馬賽克的私處。心裡一驚又要裝沒事,繼續低頭翻找。最後,我在屏風的另外一頭找到她的上衣,應該是她下水前把衣服掛在木牆上,被風吹落了。

不知這算不算圓了我的裸奔與天體營之夢?

泡湯之後飢腸轆轆,我肚子開始哭么。說書人從被包底撈出了堅強沒散開的蘇格蘭餅,我嗑了好幾塊,這樣小小的餅乾,竟可以像麵包一樣讓我感到飽足。身在冰島南部的山中,我默默地將感謝送給遠在英國的天使。


 

P9299501_结果.JPG

16763617_120300002125509813_1293654815_o.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喬安納的房間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