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281_结果.JPG

Fred是透過說書人的大學同學介紹的玻利維亞人,他們是在巴黎念書的同學,畢業之後,F就回到了家鄉,地點剛好就住在我們計劃造訪的都市拉帕斯(La Paz)。這個城市座落於安地斯山脈,海拔3,600公尺,已是玉山排雲山莊的高度。說書人透過網路連絡他。「若有緣就見個面吧。」我們是這樣想的。沒想到對方回覆有一天的時間陪我們繞繞。

 

旅行這麼久,我們最開心的就是這種機會了,可以腦袋放空空,在朋友架設的安全網上恣意的蹦跳,還可以體驗當地人的生活,問一堆奇奇怪怪的問題。

 

F一見面時就向我們道歉,說他另一個女性朋友Lupe等等會加入,不知我們是否介意。我猜想他跟這個女孩有浪漫關係。人到齊之後,我們邊走邊聊,一路上坡走向拉帕斯著名的城市纜車。

 

這座由澳洲來的外資建造的Mi Teleférico纜車,最高點約4150公尺,低點3000公尺。全長10公里,是全世界最長的纜車,而且在持續建造中,完工將總共是20公里。

F有種纖細敏感的氣質,說話客氣、體貼幽默,和他聊天的自然感讓我有種錯覺,好像在對一名台灣人聊天,只是聊天的語言是英語罷了。隨著相處,我才慢慢地了解,F找Lupe來是因為他有點擔心不知如何跟兩個素昧平生的女生共度一整天。

.

我一上纜車就挑面對山坡的位置,從國小畢業旅行被海盜船嚇得大哭之後,就對突然向下衝的任何乘載機器都敬謝不敏。喜歡刺激的說書人沒有抗議,也陪著我坐在安全的這一側。

一路到頂,纜車在經過每根地基時都會震動搖晃。F說他以前也很討厭這種感覺,但有次搭飛機遇上了亂流,整台飛機劇烈搖晃,他甚至看見閃電就落在機翼旁邊。他笑著說:「那次平安降落之後,我就很想再來一次。」

 

儘管這很像是鼓勵的一段話,但說實在的,我沒有任何想要超越這個恐懼的欲望。

 

步出了纜車站,風呼呼地從四面八方吹來,我戴上毛帽,拉緊了圍巾。Lupe領我們到一處可遠眺城市的小平台,遠遠地可以看到蓋著冰帽的高山是具代表性的 Illimani 伊宜馬尼峰,標高 6,438 公尺。難怪La Paz是登山者的天堂。平台連著漫無盡頭的階梯,一路蜿蜒至山下。當地人還給這道樓梯取了名字,我那時沒聽清楚,自己在心裡給它取了「天梯」這個名字。

Lupe消失再出現的時候,手上多了花生巧克力。她說:「這麼冷最適合吃這個了。」巧克力不甜膩,花生香味在嘴裡迸發的時候,我突然想起台灣。

 

續搭纜車至黃線底端,接上綠線可以到城市的最低點。下山半途天色逐漸轉暗,亮晃晃的燈光逐一亮起,我想到了陽明山的夜景,只是在陽明山看得是遙遠的台北市,而現在La Paz就在我們的腳下,星光點點,彷彿在銀河翱翔。

 

晚餐時間,說書人說想吃玻利維亞式的料理。不管去到哪個城市,說書人總是躍躍欲試當地食物與小吃。當天一早搭纜車之前,她就在公園旁邊指定要吃炸起司餅。旅行途中,在印度的食物中毒,與在祕魯的胃脹氣從來沒有改變她。

「這就是健忘的好處啊!」她的腦袋對痛苦經驗的記憶總是很短,對快樂經驗總是比較久。完完全全與我相反,也難怪她的健康比我好的多。

Fred與Lupe真的帶著我們去找當地的料理。奇妙的是,晚餐中我們竟聊起了2016年台灣的總統大選。(禮拜一續)

 

IMAG3801_结果.jpg

IMG_2286_结果.JPG

IMG_2298_结果.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喬安納的房間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