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桶水箱內的滴滴答答聲,從昨天下午演變成水箱外的滴滴答答,水漫延開來。

我們從今天中午開始,試圖聯絡租處附近的水電行,一個老闆沒接電話,另一個老闆的兒子留下「馬桶漏水」以及我們的電話說會轉告爸爸,卻一直沒回電。

「是不是水電行老闆都很忙啊?」說書人。

「可能喔。」

 

等到了下午四點,終於第一位老闆回電了。說書人說馬桶漏水,然後說好,掛掉電話。

「他要過來嗎?」我問。

「他說等等五點如果有空會過來。」

「是不是水電行老闆都不想修馬桶?」我問。

「可能這個太小兒科了吧。」說書人陪著我一起編故事:「我好想要學水電。」第十次這樣說。

五點多,老闆竟然依約出現了。看了看水箱,說幫浦打太多,水從縫隙中溢了出來。可是他沒有這種零件,說:「這款太舊了,可能會找不到。我回去找找看,有找到再跟妳們說。」

我們送老闆出門,說書人追問一句:「你知道我的電話是哪一隻嗎?」

老闆指指褲袋裡的手機,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回說:「通訊錄有。」

 

「妳覺得老闆會回我們電話嗎?」我問。

「不知道欸,他會不會只是說說而已?」

「對啊,也不確定他到底有沒有留電話......,而且他那個表情好奇怪。那,如果另一個老闆回電了,要不要請他來看啊?」

「不知道欸,還是等等看他有沒有回?」

我們陷入了左右為難的小劇場,其實很擔心被兩個都拋棄。

 

過了15分鐘,電話響了。說書人對電話那頭說謝謝。

「找到零件了?現在要過來?」

「對啊,他說試試看行不行。」

我們兩個突然相視大笑起來。說書人:「好糟糕喔我們,還一直想說他只是敷衍我們。」

「噗哈哈哈......對啊。」

 

老闆修水箱,我們兩個一直在旁邊探頭探腦。「我第一次看到原來水箱有個洞。」我說。

「這樣才能打水進去啊。」老闆的語氣沒有讓我覺得自己很呆。

說書人看不見,站上浴缸邊邊居高臨下。

「欸,妳小心欸。」我提醒。

「我也沒看過。」說書人好奇。

 

水箱終於停止哭泣了。我倒了一杯水給老闆:「辛苦了,謝謝你。」

我們都應該對宇宙更有信心。

 
 
 
創作者介紹

喬安納的房間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