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撞到了南美這堵牆,灰撲撲的,暈頭轉向。

語言不通,能以英文溝通的機會寥寥無幾,只能仰賴當地人的善意,還有Google翻譯。食物不合胃口,肉煮得太柴,口味太鹹,澱粉大多是令人脹氣的馬鈴薯,有幸找到米飯時,則是鬆鬆硬硬的如一盤散沙。

很多高山,巴士九轉十八拐,一次移動就耗了一天。夜車更難熬,像是被關在不見天日的小籠內,外面有個頑皮的大巨人,不斷搖動著籠子,持續八小時。最糟糕的是,有哭個不停的嬰兒跟你一起在籠子裡。

一個禮拜內搭了44小時的車,將近2天,就為了一天的烏尤尼(Uyuni)鹽湖。路上說書人開始嚴重胃脹氣,像在加爾各答那次,連喝水都吐,難過了兩天,稍微好一些,又開始拉肚子兩天,只能吃蘇打餅。
 

我則是夜不安穩,一直夢到在轉乘巴士,在夢中睡著了,被挖起來再換車再換,直到嗚咽著醒來。

直嚷著累,只想睡覺。

提醒自己活在當下,禪坐瑜珈。做所有有辱背包客之名的事──吃中國料理,喝星巴克,吃漢堡王。尋找所有熟悉的影子。

旅行到南美,還有一開始的印度,只有在這樣的地方,才懷疑自己的修行不夠,質疑自己也許沒那麼喜歡旅行。

然後,想到《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中的句子,大意大概是:「你一定會先深深質疑,之後才能全心全意地信仰。你才會明白,這就是你的命運。你才會相信神的存在。」

 

(照片攝於烏尤尼鹽湖,同車7人中,竟有6人是台灣人,是旅程中遇到最多同鄉的一天。大家在車上大聊思鄉之苦,台灣的食物啊!我們的腸胃想死你了。

夢境中滿滿一碗公的滷肉飯,我扒飯扒得勤快,上課鐘聲響起我還是堅持吃得碗底朝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喬安納的房間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