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鱷魚先生你好~ 打擾了~ 謝謝你讓我們來你家作客

進亞馬遜雨林,規定是一定得跟有導遊帶領的團。說書人在庫斯科(Cusco)廣場附近比價了好幾家,才決定向一位解說詳細的仲介報名。從庫斯科搭巴士到東邊最靠近亞馬遜雨林的馬爾多納多港(Puerto Maldonado)需要10個小時,我們搭的是有附點心、飲料、毛毯、座椅前方有電視的豪華巴士,晚上10點發車。

座椅前方是一名大約三歲的小女孩,從開車沒多久後開始哭泣。坐在一旁的媽媽顧著看手機,沒有安慰她,小女孩愈哭愈大聲,最後開始聲嘶力竭地尖叫。哭累了,小孩會安靜一陣子,然後被顛簸震醒,接著繼續大哭。

從海拔3,399公尺的庫斯科啟程,繞著蜿蜒的山路,上上下下,窗外一片漆黑,完全沒有路燈。我的前庭系統原本就不太堅強,戴著耳塞試圖著睡著避免暈車,但高速行駛的車內被甩來晃去,近距離小孩尖叫砲彈不時轟炸。完全睡不著,頭暈加頭痛,又只能被綁在位置上。那時候,真的覺得自己快往生了。


一直到快下車前,約莫清晨六點,小孩忽地又驚聲哭叫,媽媽一樣沒有作為。小孩前方的正妹突然抱住自己的一頭金髮,從嘴中不停迸出咒罵:「FUCK! FUCK!」車一停妥,正妹粗手粗腳拼拼砰砰地收拾行李,馬上逃下車了。這位正妹是英國人,她與身邊的男友正巧與我們同團。那位媽媽彷彿完全沒有意識到周圍的怨念,慢條斯理地整理,甚至沒把幾乎壓在我大腿上的椅背豎直。

§
導遊Chris長得不高,但身材健美五官深邃,從小就是在雨林中長大的。他宣布要先搭30分鐘的馬達船,徒步兩小時穿越雨林,再以人力划30分鐘的小舟,才能抵達小屋。我們完全沒預期徒步的那兩小時,不是走在陸地上,而是走在泥巴水溝中。

前幾天的大雨,把唯一穿過叢林的路徑變成了汪洋沼澤,一腳下去(咘喞),塑膠雨鞋會被有如活物的泥沼吸住,每一步都要費力把腳拔起(啵)。加上不平整又濕滑,若是滑倒,不只身上衣服遭殃,連行李都會洗泥巴澡。

18歲的澳洲男孩一路上像是要去野餐般開心地蹦蹦跳,濺得後方的人褲管都是泥水。說書人翻了白眼,拉住我避開冒失鬼。我們小心翼翼地選可靠的踩點,一路上都落在隊伍的最後方。

抵達叢林小屋時,我們都累癱了。進到兩人一房的小木屋,窗戶是用紗網直接釘在木頭上,沒有玻璃窗可關閉,呈現24小時的好通風。

第一天傍晚,Chris帶我們去釣魚,他教我們如何只用釣魚線釣魚。Chris先示範,遠遠拋出魚餌之後,迅速地扯兩下釣繩,讓魚兒以為是昆蟲落湖了。待魚餌有動靜,先快速扯回一段線,然後,再等待線被上鉤的魚拉緊,就可以拉回獵物了。

不消五分鐘,Chris馬上從湖裡拉出了一條食人魚。離水的那瞬間,食人魚大聲發出有如豬叫般的詭異拱拱聲。Chris用木槳敲了牠,待牠不再亂跳才用手抓了起來,用一片樹葉試探牠鋸齒狀的利齒。牙齒一闔,發出清脆的「咖滋咖滋」聲,彷彿虎姑婆在吃小孩子的小指頭般,葉片缺角整齊如刀切。

除了Chris釣起的兩條魚之外,沒有人釣到魚,倒是雞肉魚餌被吃了一堆。

Chris突然大叫:「凱門鱷!」

只有露出眼睛的鱷魚,不知何時悄悄靠近了我們的船。大夥兒慌張地收線。

「另外一隻!」女孩尖叫了起來。

Chris指示:「用噪音嚇跑牠們!」

用船槳拍擊水面,大叫。澳洲男孩不知哪來的靈感,站起來用腳大力踩船底,木舟一陣搖晃,差點翻肚過去。凱門鱷對於澳洲男孩的激動什麼也沒表示,悄悄地沉入水中。

當晚,Chris請廚房炸魚給我們加菜,食人魚似白鯧的口感,肉質細膩滑嫩,只可惜肉少了些(給妳吃還嫌)。

 

↑房間的窗景,有天外面來了一條身材很曼妙的蛇小姐

↑食人魚先生,感謝你們犧牲生命滋養我的五臟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喬安納的房間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