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最近大家發現,粉絲頁的更新減少,喬安納躲在牆角搞自閉。小刺蝟的內心戲如火如荼的上演,這次是什麼劇碼呢?

昨天與久未相見的朋友喝一杯咖啡,分享八分之一片的蘋果派。窗外飄著颱風來臨前的濛濛細雨,屋內的昏黃微光剛剛好。

我們聊起了寫字這件事,似乎喜歡寫字的人都會有個困擾──彷彿是被巫婆下了咒語,想寫的念頭沒有斷過,但忍不住地想逃,逃去工作、日常生活的雜事、電視影集中......有無數的遁逃法門。

我是遁逃大師,逃避自己的命運,也許直到有一天真正了解,一直在逃避的東西,就是一直扛在背上的東西。放不下的,逃到天涯海角的可以感受到重量。

這個粉絲頁裡面所有的文字,都是在勇氣與膽怯之中產出的。鼓起所有的勇氣,回想這些在腦子裡漂浮的畫面,然後一個字一個字,像拿榔頭槌釘子那樣,把那些畫面化作文字固定下來。
 


我常常槌到自己的手指,胸口那股好不容易振作起來的氣突然散光了,膽怯取而代之填滿了心口。如果寫得很無趣、如果沒有人想看、如果被指指點點批評......。如果我終究不會成功 (天知道成功是什麼意思)。

奇怪的是,我從來都不曾說出這樣看衰別人的話,但就是對自己這樣說,再三地說。再如何堅強的心志,也會縮到牆角去吧。

當然也試圖過解決這個問題,看關於拖延的書、村上阿伯的勵志書(《身為職業小說家》)、《創造力》(《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的作者Elizabeth Gilbert的最新創作)。但過一陣子,這片烏雲就會飄過遮住頭頂的光。

感謝朋友願意讓我知道,原來我並不孤獨,原來在面對想望的未來時,會湧現這股「我並不值得」的黑暗岩漿。

我想到瑜珈故事中,光明使者與黑暗惡魔之間的拔河,他們本意是想取得乳海中長生不老的甘露,沒想到,先升起的竟然是劇毒。濕婆神擔心這劇毒會殘害人間,便把毒收在喉嚨間。他接收了它,卻不吞下肚,不讓劇毒傷害他。

練習時,湧現的種種情緒與身體的痛苦也是這種毒;追求夢想時,遇到的挫折與內心的折磨也是,都勢必會在過程中出現。也許漸漸我可以接受它的出現,像是遇見老朋友一樣,說:「你來了啊,請坐。」傾聽他背後的恐懼與挫折,抱抱他,之後繼續做想做的事。

我相信,就像當初的毒一樣自然出現,有一天甘露也會自然到來。




 

創作者介紹

喬安納的房間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