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a丟我訊息時,我們已有超過五年沒聯絡了。她是前同事,雖屬同一個大組別,因面對不同客戶,工作時鮮少有交集。對她的印象是穩穩地、做事有條不紊,溫暖的性格。後來我們各奔東西,只偶爾從臉書得知她的近況。

她嫁到了Bristol,英國倫敦西方約3小時車程的都市。她訊息裡面寫著,她知道長途旅行的疲憊,「如果妳願意的話,可以來這兒走走,當作休息。」

於是,的確十分需要休息的我與說書人剛到英國便直奔Bristol,他們特地開車來巴士站接我們,讓扛著大小背包的我感激非常。


她先生個性與她很像,暖而不炙的溫度。湯先生教我們做蘋果派,炒了台式炒麵給我們吃(還懂得要加醋,太傑出了),也做早餐。

我一直記得週末晨光從窗外的樹梢尖撒進屋裡,穿過挑高大面的白色木框窗架,彷彿給餐桌打了聚光燈。我們聊到附近的鄰居,樹上的啄木鳥常常忙碌鐸鐸聲,還有大尾巴松鼠一家,也有會追著松鼠跑的大貓,曾神奇在屋頂出沒的狐狸。


前陣子他們家中成員添了一子小湯圓,我時時在心中傳送祝福給他們,想著小湯圓應該很快就會和這些鄰居們成為好朋友。

, ,
創作者介紹

喬安納的房間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