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溫布頓網球賽開打,我們剛到印度,入住的飯店竟有轉播。糟糕的是說書人病倒了,連喝水都吐個不停的她堅持不要去醫院,說:「去的話,要是出來少了一顆腎臟怎麼辦!?讓我休息一下就好了。」說完倒在床上蜷成一球。

在又熱又吵的印度,每次進食都戰戰兢兢。吃第一頓餐兩人食物中毒,說書人已經吐了一回。後來慎選的餐廳感覺還算安全,生意好的不得了,整天外國人進進出出。說書人開開心心吃了第二次咖哩,當天晚上就被細菌大軍打趴了。

那晚轉播的是費德勒,他是我最喜愛的網球員,已經有十年了。每次看他的球賽,還是讚嘆他的發球技巧、戰術與反手拍。看球的心態也轉變了,從「Go, Go! Roger! Go!」到後來是「打得開心就好,小心不要受傷啊!」只要他一場場享受打球,是輸是贏我都可以接受(誰管我能不能接受啊)。

小費(是我給費德勒的暱稱)迎戰勁敵的同時,說書人開始發燒,給她吃了胃腸藥、止痛藥,喝寶礦力水得粉劑,過沒一個小時她又跟著水全吐了出來。上網搜尋了附近的醫院,她卻不肯就醫,直說:「沒關係,妳去看球賽。」

然而女人心海底針,每次講起這段往事,她鼻子發出怪聲:「我都病得快死了,妳還在那邊看網球賽,哼哼!」

 

從國中在電視上偶然看到這種運動,好奇地停下轉台,四大滿貫網球賽成了我的生命地圖上必要的停靠站。看著張德培從不放棄任何一顆球,甚至衝到觀眾席旁,全場起立熱烈鼓舞。從優雅的葛拉芙打球的方式,我才窺見了網球藝術,一個場子這樣大,可左可右攻擊,她選擇的落點與執行的精準度,讓我肯定了這個運動不只是靠體力與速度能駕馭的,還有更多更多。

然後是澳洲野兔休威特(Lleyton Hewitt)、火爆浪子沙芬(Marat Safin)、大叔般的年輕巴達提斯(Marcos Baghdatis)、小費......,見證了許多經典網球賽。為了日夜顛倒的網球賽直播熬夜,幸好國中時期父母沒有阻止我熬夜看球賽。住研究生宿舍時,比賽時間一到就佔據交誼廳電視,看到賽況緊張時完全無法坐著觀賽。就算成了上班族,依然看比賽到凌晨三、四點,一邊看一邊打瞌睡。

許多比賽結束,拚搏落敗的選手淚灑球場,即使我不是他們的球迷,也忍不住跟著哭了起來。網球對他們來說,是生命中的珍寶與堅持,為了可以踏上大滿貫球場,他們每天早起訓練,面對無法避免的受傷,以及重新拾起球拍的艱難過程。每一個選手的努力堆疊成就了一場場精彩賽事。

我想坦承,喜愛這個運動的動機並不單純。每次看著熱血比賽,心中某個部分也隨之甦醒,提醒著自己要規律、要練習、要勇敢。即使是譽為網壇天才的小費也說,比起被稱讚是個天才,他寧可說自己的成就是因努力而來的。

說書人知道在四大滿貫賽中我最喜歡的是溫布頓網球賽,我曾說過:「身形姣好的運動員們在綠油油草地上奮力奔跑追逐著小黃球,是我覺得最Man的事」。大旅行來到英國時,她查好了交通方式,還先賣了關子對我說:「妳知道了一定會很愛我。」

那天搭了電車,再走到公車站牌準備轉公車。倆人看起來一定很像迷途羔羊,等車的大媽主動問我們要去哪裡,領我們上車、提醒下車,陪著我們走了一段路。到最後一段路的岔路口,她揮揮手說她家要往左邊走,祝我們玩得愉快。

說書人拿起手機錄下了整段路我蹦蹦跳跳、喜孜孜的樣子。

「請問Joanna小姐妳現在到了溫布頓的賽場附近有什麼FU?」說書人小記者問。

「OXOXOO好興奮!」我指著鐵網內的草地網球場笑得合不攏嘴。

「她現在連話都講不清楚了,只是看到草地網球場就要發瘋了。快點露出一個花癡表情。

…... …... 這哪是花癡啊!這是喜憨兒表情吧!」她大笑。

溫網博物館中介紹了網球演進的歷史,以前用的木拍子,以及電視上看過十幾次的溫網冠軍獎杯與獎盤,上面細細刻印著每一屆冠軍的名字,其中連續五年都是小費。獎盃刻滿了名字,擠不下蔓延到獎盃基座上。

博物館入場卷也包含了中央球場導覽,導覽員是一名二十出頭歲的年輕孕婦,帶著溫暖的微笑。她是嫁來英國的東歐人,住在球場附近,每年到了溫網這些大咖網球員會租下附近的獨棟房屋,常常見到他們與家人在附近活動。

中央球場比想像中的迷你,綠草恣意生長,等著一年一度的亮相。好想踩踩看,感受充滿生命力的草地質感,甚至彎下腰來,摘一片草,吃吃看現今球王喬科維奇(Novak Djokovic)得冠時放入嘴中的草是什麼滋味。

想著想著,說書人走到我身邊。最近溫網開打,說書人又開始不停地清鼻子了。


(照片是說書人在印度病重時拍下的呈堂證供,溫布頓網球賽的冠軍獎盃與獎盤,以及中央球場。)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喬安納的房間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