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赤道線上好像真的比較容易立蛋啊!
 

端午節時大家都會玩立蛋,其實很有難度,我從小到大沒有成功過,但住在赤道線附近的人可能覺得根本不足為奇,蛋隨便丟在地上都可能就立起來(那是陀螺吧)。

當我們旅行到厄瓜多的首都基多,說書人的心願就是造訪赤道線。

「只是人造的紀念碑跟人類標示出來的一條線,其實......我不一定要看。」我承認自己完全無法體會自然控如她的心情。

她還是問了民宿主人交通方式,我們搭了當地的大眾交通工具,那是類似BRT的兩節公車,20幾分鐘後抵達北邊最後一站。我問了公車站擺公益募款攤的英國白髮大媽,跳上了另一輛巴士。

我們並不清楚要在哪一站下車,車上沒有跑馬燈、沒有報站名,我們也不會西班牙文。車子愈開愈偏僻,早就超過了民宿主人說的20分鐘路程,說書人拿出了手機,用離線的google翻譯(已經事先趁有網路時下載辭典),對坐在她旁邊的年輕媽媽說「Excuse me」,然後指指手機上的字。


年輕媽媽搖搖頭,指指前方,說了一串西文,我們猜意思是還沒有到。過了一會,她帶著小孩要下車了,對著站在旁邊的小哥說了些什麼之後就下車了。說書人又開始物色下一個問路的乘客。

旅行途中,我們通常會找看起來慈眉善目(一種FU)以及對我們有點好奇的路人問路,他們會用眼神餘光瞥我們一下,又很快的移開裝成若無其事的樣子。然而,在南美洲即使語言完全不通,他們仍很幫忙,就算不清楚也會再幫忙問人,甚至拉著我們直奔目的地。


說書人還在猶豫,旁邊的小哥先開口了,指指斜前方的巨大新穎摩登的建築物,我們抵達了赤道紀念園區。厄瓜多的赤道紀念碑,其實並不在赤道上,而是北偏了幾百公尺,這是GPS發明之後才發現的誤差。

我們嘗試了在官方的0度0分0秒緯度線立蛋,完全立不起來。當然接著說書人就拉著我去找真正平分地球的赤道線,我們問了官方紀念區賣票的服務人員,她說沿著大路走兩百公尺,私營的赤道線園區就在左手邊。

 

赤道線園區導覽厄瓜多原住民的獵人頭習俗,以及介紹吃天竺鼠習俗。原住民會把天竺鼠飼養到像小貓那樣大,再烤來吃,但只有耆老才有資格吃那般美味。最後的重頭戲便是繞到「真的」赤道線,在線上做實驗。

導覽小姐端出水筒與不鏽鋼製洗手檯時,說書人已經興奮地蹦蹦跳了。

「我一直都想要親眼見到這個實驗!」她說。

洗手檯裡面盛著水,漂浮著幾片葉子,當塞子拿開時,在赤道線上就會直直地往下流,完全沒有漩渦。接著檯子端到約1.5公尺外的北半球,再重新裝滿水,塞子拿開時,水是逆時針的漩渦;南半球則是逆時針的漩渦。

立蛋的挑戰,是在一根釘子上立蛋。說書人不到30秒就成功了,輪到我了,我一邊嘗試,一邊大腦在自己的耳邊叨絮各種懷疑:「做不到吧!」「以前都沒有成功過啊!」「大家都在看好丟臉。」吵得沒個消停。

就在內心戲如火如荼上演的同時,蛋突然四平八穩地站立起來了,在那一秒鐘,所有腦子內的聲音就像有個指揮家劃下終止的手勢,整整齊齊地消失了,意識清明的如抓住曙光出現那刻。

不可思議地呆立了片刻,我從沒想過,立蛋可以創造涅槃。

 


私營的赤道紀念碑是GPS定位出來的,在這邊立蛋跟做水流實驗


 

官方的赤道紀念碑,不是真正的0度0分0秒緯度線,而是北偏了240公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喬安納的房間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