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來蘭嶼要背一個大背包呢?上次來蘭嶼,伙食費很驚人。這次我們決定大多數自己煮,說書人:「我有卡式爐。」頓一頓再接:「還有4個瓦斯罐。」

出發前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包木耳胡蘿蔔涼拌,帶了一大包的地瓜葉、雪白菇,其實是要清冰箱,準備了已有調味包的日式拉麵,還有海苔。需要冰的就放在保冰袋裡,從台北一路飄洋過海來到了蘭嶼。

那袋地瓜葉到昨天完食,總共吃了六餐。

在蘭嶼我們最愛的外食是施路岸早點,蛋餅表皮煎的酥脆,香濃豆漿是店家自己煮的,三明治表皮烤的香脆。說書人還一定要點一碗豬血綜合湯,我吃到了喜歡的金針花、大腸,裡面還有大塊豬血、魚丸、三角豆腐、韭菜、酸菜。

這家早餐店無時無刻都高朋滿座,常常10點初頭東西就賣光了,為了吃它的早點,我們認真轉型為晨型人。


煎台師傅綽號芋頭,今天忙了一個段落之後坐下來跟我們聊天,他說:「妳們每天都來,也可以換換別家吃吃看啊。」

我跟說書人兩張嘴塞滿食物,同時開始搖頭,然後一起指指桌上食物,豎起大拇指,師傅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師傅說他們正在蓋民宿,希望明年就開始營業,到時候就不做早餐了。沒有施路岸早點的蘭嶼,少了什麼很重要的東西。

「每年工作半年,休息那半年你都去哪裡玩呢?」我問。

「台灣本島啊,還有每年選一個海島去。」

「最喜歡哪個島呢?」說書人問。

「宿霧、帛琉,跟他們比,台灣保育實在做得很差,大家沒有那個概念,哪一天這些生物都沒了,誰還要來蘭嶼呢?」他很年輕,卻看得很遠。

吃飽喝足,我們去了芋頭推薦的森林步道,找到了鐘乳石,也找到了出海口的秘境,遇到了一隻和我們一起泡腳的海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喬安納的房間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