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到南美洲旅遊時,最大的考量點總是安全,太多人在南美洲被扒被搶。說書人的偶像之一石田裕輔(騎腳踏車花七年半環遊世界,著有《不去會死》)便是在祕魯與厄瓜多邊界被搶到只剩一輛腳踏車。讀到網路上有人分享如何因應遇到強盜的狀況,例如多準備一個小錢包,把錢藏在內衣中......,五花八門。

旅行中認識的女孩,在厄瓜多首都基多被扒走了吸油面紙,裡面藏著她的信用卡。同個夾層中還有其他的東西,就只有吸油面紙被摸走了。為什麼扒手知道吸油面紙裡面有信用卡呢?大家百思不得其解。

我們自從在歐洲被扒走小背包之後,到哪裡都懷著警戒心。在南美洲,只要天色快黑,我們便回民宿休息,因此沒遇上危險,反而,很幸運遇到了很多好心的南美人。

長路迢迢從祕魯庫斯科一路搭巴士南下,9個小時後經過的的喀喀湖旁的城市普諾(Puno),再搭5個小時巴士到小鎮Copacabana,還需4個小時半才到玻利維亞的實質首都拉巴斯(La Paz)。現在回想起這段迢迢長路還會心驚,人(的屁股)果然潛力無限。


拉巴斯為何叫做實質首都呢?其實玻利維亞的憲法首都是中部的蘇克雷,然而政府所在地卻是在西北方接近祕魯的拉巴斯。

在拉巴斯,我們由遠在巴黎的朋友牽線,認識了當地人Freddy。他們是之前在巴黎念書認識的好友,F在完成學業之後回國。他的英文流利,對事情很有獨到見地,也關切世界各地的新聞,甚至知道台灣的政局情勢。


我們問:「近郊的蒂雅瓦納科遺跡(Tiahuanaco)值不值得看呢?」他說光搭車就要1小時多,能看的東西有限,而且要跟團。

「我不要搭車。」我板著臉說。屁股耐力再強大也有個極限。

「妳們可以去月亮谷(Valle de La Luna),不太遠,風景也漂亮。」F說。「這樣吧!我回去查查看要搭哪種巴士上山,再跟妳們說。」

當晚說書人收到訊息,寫著到某個圓環,「找黃色的老巴士就可以上山。」

說書人拿著A4白紙寫上目的地,像要搭便車那般,再反覆聽Google翻譯的發音,學著念地名。當天早上,我們在圓環只要看到疑似的車就上前秀出紙牌。第一輛不是,再等了一會,遠遠地有輛老舊的黃巴士靠近,說書人趨前,坐在窗邊的乘客看到了紙牌之後,一直對著我們說:「Si! Si! (是!是!)」

車上擠滿了當地人,我們塞在門邊才剛剛鬆了一口氣,身邊的年輕女乘客,突然對著我們說了一串西文。依稀抓到了是數字,但卻不知道到底是多少。抵達南美洲之前,說書人有用手機下載了西文APP,但我們只學到了數字一到十。

我們一臉茫然,女乘客反覆講了幾次。說書人指著自己說:「Cinco? (5)」

「No! No!」

公車前座的乘客也看不過去了,開始比手畫腳,又是二又是五隻手指,車子邊搖晃,我眼都快花了。車子後座的也開始嚷嚷,整台車熱鬧起來,每個人都在講話,但沒有一句聽得懂。

終於有個媽媽直接從口袋裡面掏出了5塊玻幣,然後比比我們倆人。說書人依樣畫葫蘆,從口袋掏出了5塊錢舉在手上,那一刻,全車都大聲說:「Si! Si! (是!是!)」然後,全都咧嘴笑了。

原來,是兩個人5元玻幣。我臉上帶著笑意,搭了40分鐘車程,順利抵達月亮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喬安納的房間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