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耳茶壺山,2014年芒草季登山,攝影Hsiu-Ting

 

我以前並不太懂「盡地主之誼」這句話(大腦懂,但心不是很懂)。

首先,我不覺得我居住的城市有什麼好玩。再來,我的體力走兩三個小時就徹底沒電了,接下來便是行屍走肉,全無興致。所以,我能做的就是一起看展、逛街、爬爬小山,再找一家咖啡館歇腳。

在7個月的大旅行中,我們認識了許多新朋友,也見到了許多舊朋友,他們熱情地分享美食與風景。對當地全然陌生的我們,因為他們而有了許多在地人才有的體驗。

 

昨天香港朋友F來台灣,之前大旅行在德國慕尼黑便是借宿她租處,分攤房租,一住也是兩個禮拜。那時她邀我們到伊薩爾河(Isar)中央的小沙洲烤肉,伊薩爾河源自慕尼黑南方的阿爾卑斯山,穿過慕尼黑市區,再匯入北方的多瑙河,全長295公里,比半個台灣還要長。


那個小沙洲是夏日當地居民才知道的秘密基地,甚至有人帶著帳篷在上面露營。年輕人在湍急的河流裡跳水、游泳,大家水性都好的不得了。唯獨我與說書人兩個島國女孩每次在「野溪戲水」時,腦中就浮現了從小聽慣的諄諄告誡(雖然說書人還是跑去跳水了,跳水之後......是另一個故事)。在這次旅行中,我深深感覺到我們與自然中的水如此陌生疏離。

香港朋友F非常喜歡大自然,指定想去金瓜石與九份看看。我與說書人早上8:30到了忠孝復興等基隆客運1062公車,約10點到了金瓜石,平常,這個時間我們才剛起床。揉揉惺忪睡眼下車,太陽熱辣辣地曬在柏油路上。


逛到了黃金博物館前,F和她姊姊開心地不停拍照,在礦坑的推車上、階梯上,F指著遠方的青山問:「那是什麼山啊?好美啊!」(請想像廣東腔)

我東看看、西看看,才認出來是之前爬過的山,回:「正前方的是基隆山,右邊尖尖的是基隆山東峰,叫雷霆山。」我解釋陵線上的小涼亭就是上山的途徑,但東峰是二級山,沒路不好爬。

續前行幾步,我指著無耳茶壺山,說起之前登山客掉進豎井,救難人員找到人時,也找到一具白骨。大家都打了個哆嗦。

她們相機快門沒停歇,F說:「我很喜歡山,香港看不到這樣的自然風景。」我沒有拍照,但透過了她們的觀景窗,彷彿重新認識了一次金瓜石。

是啊!若我是外國人,也會覺得這裡美吧。

 

走完了金瓜石,中午到九份吃午餐,在阿柑姨芋圓店裡俯瞰山海景,下起傾盆大雨。閃電從天空中劃下一倒銀光色的垂直線,店內台灣人、香港人聲鼎沸,我趴在桌上休息半刻充電。

接下來,帶著她們搭台鐵到松山,逛饒河街夜市。藥膳排骨、烤魷魚、臭豆腐、鳳梨酥、珍珠奶茶,一樣接著一樣吃。「台灣人真幸福啊!」F說。一直到晚上9點,我們才與她們告別。

令說書人驚訝的是,我竟然撐完了整個行程,而且我還興致勃勃地說:「我覺得金瓜石跟九份變好玩了耶!」



 

↑伊薩爾河(Isar)清澈、沁涼



 

, , ,
創作者介紹

喬安納的房間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