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朋友穿得漂亮,大多是在等著觀光客合照收費

 

我與說書人都有點固執,在莫名的地方。

南美洲祕魯居民的生活普遍來說很辛苦,在街上賣小零食的、兜售駱馬小吊飾的、抱著畫冊賣畫的,他們紫外線肆虐的黝黑皮膚上蒙著一層灰。常見年輕母親揹著剛出生沒多久的嬰兒,在夜幕低垂的高山寒風中叫賣。

他們在庫斯科的中央廣場不斷地繞著圈走,見到了觀光客就拿出商品,有些旅客抱怨老是被打擾很煩(他們可能沒去過印度)。我們並不覺得,其實只要搖搖手、搖搖頭,他們就會離去,臉上並無任何不悅或埋怨,繼續找下一個客人。

我在想,他們不知要在那兒繞幾年才能有一天能繞出那個圈。

 

有天中午,黑色的雲朵沉沉地壓在城市上方,空氣潮濕加上氧氣不足讓我氣喘吁吁。廣場旁街角有個佝僂著背的老阿嬤蹲在地上,穿著厚重的印加傳統服裝,前面用塑膠袋裝一串香蕉。我停下腳步,蹲下來指著兩根香蕉,問她多少錢,她說:「Uno Sol。」(一索爾)

阿嬤突然想到什麼似的,說了一串西文,反覆了幾次,我們還是不懂。我努力看著她的唇型想辨認出數字,她前面的牙都掉了,只剩帶著黑漬的幾顆牙,癟瘦的雙頰凹陷。有個祕魯年輕人停下了腳步,也蹲了下來,四個人圍成圈,他跟阿嬤對話之後,翻譯:「全買的話三索爾。」那是台幣約30元。年輕人向道謝的我們點點頭就離去了。

我問說書人:「全買好嗎?」她說好。我給了阿嬤三個索爾,阿嬤高興地不得了,站起來拍拍手跟裙子,往反方向走去。過了約十分鐘後,滂沱大雨像是等著我們成功交涉,等著阿嬤到家,才嘩啦啦地落下。

相較市井小民的打拼生活,在南美洲旅行卻非常昂貴,甚至比歐洲旅行昂貴,即使是城市近郊行程,他們也會以美金叫價。觀光客必去熱門景點行程更不用說,馬丘比丘兩天一夜,掮客報價是280美金/人(台幣約8,400元)。

剛到庫斯科,我們參加了一天的印加聖古行程,當天除了當肥羊的感覺很差之外,我們也不喜歡下車後放風30分鐘後就移往下個景點的走馬看花。於是,我們決定不跟馬丘比丘旅行團,自己去古蹟文化局排隊買門票、火車票、巴士票、上網訂住宿。

自己選擇的規格都比旅行團安排的要好,結算之後也略為便宜,重點是步調自由輕鬆,適合慢吞吞的我們,還有我這常常跛著腳的傷兵。

嚐到甜頭的兩人,從此開啟了南美洲盡量自己闖不跟團之旅,即使語言不通,即使遇到了一些阻撓,有種莫名的固執讓我們一關關克服,抵達那些陌生遙遠的地方 (如祕魯科卡峽谷、玻利維亞月亮谷與烏尤尼鹽湖、厄瓜多加拉巴哥群島......,之後再分享細節)。因為有同樣的固執,在過程中冒險與同心協力,事後回想起來反而充滿回憶與成就感。


「那些觀光財去了哪兒呢?」我與說書人都非常好奇。

庫斯科城市一隅有家價位稍高的烏龍麵店,腸胃受苦的兩人經過幾番掙扎之後,終於忍不住踏入了店內。主廚是曾去過日本學藝的法國人,他說這家麵店是法籍飯店大亨開的,因為喜歡吃烏龍麵,請來了外籍主廚。由於庫斯科海拔過高與氣候濕度各方面因素無法在當地製作烏龍麵,從日本空運成本較高。

說書人把在心中許久的疑問吐了出來。主廚指出:「其實大多建設,像是鐵路、飯店,都是祕魯政府開放外資進入建設的,政府抽成,剩下的就是外資賺走。」

他發現,對於教育不普及的祕魯人來說,生活是過一天算一天,見到能撈錢的機會,當然就獅子大開口,造成觀光客的反感。如果是領薪水,也是沒有穩定性、常曠職,主廚說:「要找到負責任的員工非常難。」

我把主廚觀察到的祕魯,與我觀察到的祕魯,試著拼湊在一起,其中還是漏了什麼,仍見不到這個國家居民的全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喬安納的房間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