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書人開在冰島筆直的柏油路上,外頭的雨稍停歇,強勁的風颳過矮小的樹叢與苔原,右前方路邊有個人,當我注意到,他便舉起了手,豎起大拇指。

我第一次遇到這件事活生生發生在眼前,興奮地說:「有人要搭便車耶!」

「問他要去哪吧!」後座的旅伴說。說書人急急踩下剎車,在那人前方幾公尺停了下來。

「你要去哪裡?」我問。

「Gullfoss Waterfall。」

我們也要去那個瀑布,我說:「Jump in!」(跳進來吧!)

近看他像大學生,雙頰被低溫的強風拍打得紅撲撲的,戴著一頂紅黑相間的毛帽。他扛起放在路邊的大背包,先塞進空間所剩無幾的後座,再屈身擠進門邊的小空間,連脖子都伸不直。

「我的名字是Tomasz,謝謝妳們停下來!」他伸出手握了一下我的手。


Tomasz是波蘭人,在銀行業工作,他說受夠了「這個騙人錢的行業」,辭掉了工作。他指著遙遠的那座被烏雲籠罩的山,再指左前方遠處的高山與冰川說:「那兩座山是我的目的地。」

「你爬過那樣的山與冰川嗎?」我問。

「從來沒有。」

「你受過訓練嗎?」我再問。

「我上Youtube看影片學,網路上很多資訊。」他說。

我們聞言哇哇大叫,真是太酷了,真是太勇敢了。我沒說出口的是:「How dare you。」(你好大的膽子啊!)

冰島即便是尋常的登山步道都暗藏危機,曾有個年輕人自己去走步道,遇上了暴風雨卻沒有雨具與禦寒衣物,失溫凍死。

在Skaftafell國家公園管理處的展品櫃,我們也看到兩位英國年輕人Ian與Tony的遺物,他們在1953年8月2號一個晴朗的大好天氣出發去爬冰川,預計登頂,下午卻來了場暴風雪,這場暴風雪維持了10天。

他們就這樣失蹤了,一直到50年後,於2003年他們的裝備被帶到冰舌。

 

「爬完山之後就回波蘭了嗎?」

「是啊!」

「你還會回銀行業嗎?」

「絕不。」

我指指Tomasz的大背包,問:「你裡面有帳棚跟需要的一切東西?」

他說有的,還有10公斤的食物,以及GPS紀錄器能留下他走過的足跡。「但沒辦法指路,它只是用來記錄的。」


當他還在說話時,我大叫:「小心!」

柏油路到了盡頭,接的是坑坑洞洞的石子路,說書人繼續往前開了一小段路。我回頭問後座的旅伴:「妳上次來有走過這樣的路嗎?」

她不記得了。

Tomasz說:「路結束就是我的旅程開始的地方了。」



他決定要在這邊下車,我們決定回頭。他才開了一條縫,車門猛力地「碰」地一聲被強風吹到最開,整輛車劇烈地搖晃,砂石嘩啦啦地刮著車身發出清脆聲響,吹進車裡。我們都緊張地哇哇叫:「抓住門!」「快點快點!」

一陣慌亂中,旅伴抓住了車門,T快速地把背包拖下車,把門關上。我想起租車公司特別交代開門之後要緊抓門把,以防門被強風吹斷,當時,我還以為他們在開玩笑。

馬倒車駛離,我回頭透過後擋風玻璃再望T一眼,轉黑即將落雨的穹蒼下,他正在穿起風衣,戴起帽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喬安納的房間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