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瓜多首都基多Quito機場,時間約凌晨12點多。原本預計11點起飛的班機因零件維修而延誤,候機室躺的躺、倒的倒。

 

我一開始躺在不知道多久沒清的地毯上,即使穿著羽絨衣與毛褲,寒氣仍不斷從地板傳了上來,蔓延整條脊椎柱,怎麼都睡不著。我跟說書人要了衣服蓋在腿上,用頸枕墊在椅子上,趴在椅子上睡。

「我沒要睡,頸枕借妳吧。」說書人真是太好了,兩個頸枕高度剛剛好。

 

等大家都快進入夢鄉,廣播可以開始登機了。經過飛機閘門時,美籍男性空服員(我不會叫他空少,因為他看起來比較像空叔)交給我入關需填寫的表格,可是卻不發給說書人。

「可以給我一張嗎?」說書人。

「她已經拿了。」空叔指指我。

「我也需要一張。」說書人耐著性子。

空叔不給表格,卻轉頭問我:「你們不是家人嗎?」

「不是。」


這時空叔才把表格遞出來,疲倦又不受尊重的說書人用力地從空服員手上抽走表格。

「嘿!有什麼問題嗎?」空叔提高音量。

說書人此時板著臉,一語不發。一旁的空服員也幫腔:「回答問題!女士!回答問題!先生?(?!) 我們不希望這裡有任何問題。」

「你們班機實在誤點太久了!」說書人說完這句話,他們總算放行。

 

過了五分鐘,找麻煩的空叔又找了另外一名空服員過來,一臉不爽地對他的同事說:「這位小姐想要知道為什麼我們延遲起飛的原因,你向她解釋吧。」

說書人氣還沒消,大吼一聲:「我不需要你們解釋,讓我靜一靜就好!」

意識迷濛的我終於驚醒了,接下來幾個小時心中七上八下,擔心著到美國境內下飛機時會不會有航警在登機門等著我們。

 

幸好一路沒再有任何衝突,我也很謹慎地注意空叔有沒有在飲料中吐口水。下飛機時,已經比預計時間遲了將近兩小時,很多人接下來要轉的飛機已經都飛了,一臉無奈地重新排隊安排班機。

 

幸好當初預留了四個小時轉機。到了西雅圖,說書人的朋友聽完昨晚的經過,說:「還好沒事,真的有可能會被原機遣返的啊!」

 

我說:「那我要跟她說掰掰,我要留在西雅圖,才不要再回南美洲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喬安納的房間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