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頭中蹦出的美鹿王

 

楚格峰是德國第一高峰,德國人建造直達山頂的纜車線,甚至在山頂裝了監視錄影器,在山下就看的見山上的氣候。

我想台灣還是不要發展纜車技術好了,很難想像大陸觀光客全部都搭纜車登頂玉山。

那天的能見度幾乎等於零,山頭煙霧繚繞,我們在售票口猶豫時,虯髯客帶著雷朋墨鏡也到了售票口,手肘撐在櫃檯,站三七步氣粗地問:「今天山頂有景色可看嗎?」

「那邊有台監視器,你可以決定是否上山,有時霧會散去幾分鐘,都很難說的。」售票小姐每天都要被問一百次吧,回答的話術也很固定。

「好吧!那我要5張大人票、2張小孩票,這樣是多少?」他掏錢時,銅板從口袋掉了出來,叮鈴鈴滾到我腳邊。

我彎腰撿起錢幣,他接過後卻什麼都沒有說,繼續嚼他的口香糖。

「我最討厭這種沒禮貌的人了!」說書人用中文正常音量說。

最後,我們沒有選擇花52歐登頂,只花了9歐到達海拔約1000公尺的艾伯湖(Eibsee)。

 

喀茲喀茲漫步在湖畔小石子路,右側湖面寬廣且清澈見底,左側針葉林高聳參天,若不是天氣寒冷,歐洲人早跳下水游泳了吧?

記得有個心理測驗,受測者想像自己步入一片森林,再描述森林的模樣。我回答說針葉林,就像是雪山的黑森林,還沒踏入前覺得裡面黑抹抹,令人心生畏懼,但踏入了之後,就發現樹林裡遮風溫暖,寂靜中偶爾鳥聲啾啾,讓人心靈平靜。

說書人描述的是闊葉林,那種綠油油、大片大片開展的葉子,陽光從樹葉間灑下,走進去就讓人開心。

測驗解答說:你想像的森林就是你給別人的印象(準嗎?)。


我們把背包上的內心戲刺蝟與傻呼呼麋鹿放在池畔大石上,努力橋角度想幫他們合影,但刺蝟圓滾滾的像倒倒翁,麋鹿的眼白太多沒拍到瞳孔有點嚇人。我拍到脖子肩膀僵硬,再換說書人。

在那兒就待了40分鐘以上,這是我們旅行的寫照,常常莫名其妙地撒掉了大把亮閃閃銀粉般的時光。

 

在路旁的小涼亭停下來吃了早上準備的土司夾德國香腸,兩對穿著登山靴的德國老夫妻在旁邊的長凳坐下休息時,都用英文親切地打了招呼。我吃完麵包又開始吃微酸不甜膩的葡萄,一顆接一顆。

「留一點待會餓了再吃吧。」說書人提醒。我不情願地把袋口封起。

「下次再來爬楚格峰吧!」我說。

就這樣種下了小小的種子。


 

↑超現實的綠


↑上楚格峰火車,中途需轉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喬安納的房間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