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滿的車廂,擠在門口的會跳下來伸展一下手腳,快開車前再回去。看到有兩人搶上車時互架拐子

第一次在印度搭火車是搭夜車,從加爾各答的Howrah Jn火車站到瓦拉納西的Varanasi Jn火車站,車程13個小時又30分鐘,晚上8點發車,隔天早上9:30到站。

出發前心情非常緊張,擔心著火車誤點、火車發動前找不到車廂,或者下錯站。印度火車的不準時惡名昭彰,誤點三到六個小時都有可能,但也有人說遇到提早發車的狀況,因此我們提早了將近一個小時出發到火車站,也做好了心理準備,要在月台上等到半夜11點,或者更晚。

印度車站月台數目驚人,大站有十幾個月台;火車也是出了名的連連到天邊,動輒20幾節車廂,甚至可到30節。車廂間不相連,不能隨便從任何一個車廂上車,再慢慢找車廂。車廂內也沒有廣播系統,無從得知何時停車,或者到了哪一站。

無法控制的因素太多,那時我卻還不懂這是老天要我「放輕鬆」的訊息,誤以為是在「挑戰極限」,在整個路程中緊繃慌張,隔天在前往旅社的路上就扭傷了腳。受傷之後,我甚至氣自己不夠留心,造成之後行程不便。

現在仔細想想,那樣專注力四散的身心狀態,遲早會出事情的,即使不是扭傷腳,也可能是別的。既然已經發生了,要做的事不是懊悔,而是提醒自己回到正念與專心。

我們使用阿弟推薦的Ola手機應用程式叫車,來的是Toyota小房車,那是在印度見過最乾淨新穎的車,新車皮椅味道還很重。Ola與Uber很像,只要有當地電話號碼就可以註冊使用App應用程式,但需要付現金。也因為如此,司機有了亂喊加價的機會。

司機說:「開到火車站門口,要加200盧比。」我們問為什麼,他用破碎的英文解釋應用程式上預估的價錢只是到火車站外圍,要送到火車站門口,要付停車費。

我對說書人說:「打電話給阿弟。」

阿弟跟司機機哩瓜啦講了一陣子話,電話轉回我手上時,阿弟說:「沒問題了,到火車站時跟我報平安喔。」

司機沒再跟我們提加200盧比的事。

 

人山人海。椅子上坐滿了人,地上也睡滿了。好奇的大眼睛與黑眼圈盯著我們瞧,我故作鎮定,把大背包堆在柱子邊,小背包放在兩腿之間的地上夾著,警戒任何靠近的陌生人。離發車已經只剩15分鐘,看板仍沒有顯示火車的月台,說書人拿著我預先抄好的班車號碼、時間、起訖站名去問門口的警衛。

這時看板上終於出現了月台,果真與警衛指示的月台一樣。雖然網路上背包客分享月台資訊可以問小販,然而,在後來幾次搭火車的經驗中,我們學到了問月台上的小攤販可能會得到兩三種不同答案,反而是問警衛資訊正確,或者敲敲辦公室的門,直接問工作人員。

在印度問路總是要多問幾個,最好從三個起跳,若有兩個意見相同才可採信。

 

穿過喧嚷火車站中走了一陣子,左彎右拐,隨著側門指標走,沒想到就繞出車站。陷入四周一片漆黑,沒路燈更沒了指標,許多挑夫推著成山貨品的手推車擦身疾行而過。說書人提醒小心腳步,左拐右彎閃避積水的窟窿。

背包很沉,被背帶勒住的肩頭在尖叫,但我無暇顧及,只加緊腳步。


走到了另一頭,終於看見正確的月台數字,火車已停在月台上。穿制服的大叔看了我的小抄之後,指指前頭。幾分鐘後看見車廂上標著2AC,貼在門邊的乘客名單確實寫著我們的名字。氣喘吁吁的爬上車,推開沉重的車門,撲面冷氣讓汗水淋漓的皮膚全起了雞皮疙瘩。

咖哩香料味充斥整個車廂,靠窗的兩個大叔在吃著紅咖哩配飯。踏進只容一人通過的走道,動彈不得。說書人此時說:「座位在那邊。」

「哪邊?哪邊?」我忽地回身向後看,沒找著,又轉身朝前才看到我們的位置。

「欸欸欸!」說書人大喊:「小心妳的背包!差點打到人啦。」

我的大背包差點K到吃咖哩的大叔。大叔剛閃過第一波攻擊,背包又轉了回來從大叔鼻尖擦過。說書人在後面看得著急,連忙道歉。

之後我們都戲稱這是「背包客攻擊」,若是歹人靠近,左右轉動身體甩動背包就是最好的攻勢。

 

2AC是2nd-tier AC的縮寫,代表二等冷氣臥鋪,分上下兩層,好處是上下兩層的空間都夠一人坐直,可以睡到飽不受打擾。3AC的上下兩層之間再加上一層床鋪,只要清晨6點一到,上兩層的乘客都可以坐到最下層,還可以大家聊聊天。用想的雖然很有趣,但需要長時間睡眠的我還是自知斤兩地買了2AC的鋪位。

火車竟準時發車了。床位上白色枕套的枕頭已些許泛黃,毛毯像是剛剛火車站打地舖的乘客搬上來的,床單相對算是白淨。我們掏出了自己的睡袋內套與充氣枕頭。夜裡塞著耳塞,仍朦朧地聽見鐵軌硿硿撞擊聲,在車子規律地晃動中墜入夢鄉。半夜有幾次劇烈晃動與巨大聲響驚動了周公。

 

早上7點半醒來,腦袋昏沉沉地晃呀晃,眩暈症又來了。我們拿著預先螢幕快照下來的停靠站資訊,騷擾下層的乘客阿伯。阿伯篤定地說:「目前大約誤點30分鐘。」

百思不得其解,為何印度人不需要報站系統也不會下錯站呢?

之後另一班長途火車,列車長坐下來與我們聊天時,終於找到了機會問列車長。他解釋:「因為我們都已經對這路線非常熟悉了,知道每一站的順序,再看一下窗外景色確認,當然不會下錯站。」

聽完了列車長的回答,我的頭上依然是很多問號。

阿伯下車之前,向對床的一對年輕夫妻說了幾句話。過了幾站,那先生便主動告訴我們下一站就是Varanasi Jn。我們跳下火車時,恰恰好是9點30分。



 

 

 

好奇的小孩前一秒鐘還盯著我瞧

 

說書人拍下我趕路的背影

 

 

2AC的上層臥鋪,充氣枕頭很適合背包客旅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喬安納的房間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