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7085172511.jpg

達爾文說我們的祖先是猴子,我對此存疑。

待在亞馬遜雨林的五天,我們經歷數次叢林探險、划船渡湖,看到五彩鸚鵡、眼鏡猴、卡布其諾猴(棕白相間)、手掌大的蜘蛛、葉猴蛙(Leaf Monkey Frog)、凱門鱷…。

我與牠們如此接近,卻感到如此格格不入。

走在泥濘的爛泥路,跌跌撞撞,試圖找乾燥的踩點。邁入叢林夜遊,我小心翼翼,害怕樹枝上垂著蛇、地面爬著蠍子、樹枝帶刺。

導遊說可以跳入湖中游泳,我看看棕土色的水,搖搖頭說不想游泳。第三天下起滂沱大雨,濕度升高,所有的衣服都吸滿水份,貼在皮膚上濕濕冷冷。


我不禁懷疑,為什麼只有人類需要製造衣物?需要建造高樓大廈?為什麼在大自然中,我並沒有感到「回到大地母親的懷抱」,而是前所未有的疏離?

棕櫚樹的枯枝折斷後,啄木鳥飛來啄食樹幹中的小蟲。待樹幹柔軟的木質部露出,鸚鵡便來攝取必要礦物質與鹽份,幫助消化各種果實。食物鏈的生物習性環環相扣,各取所需,廢棄物化成泥滋養大地。

人類的製造物卻不容於大地-- 萬年不化的塑膠袋、無法分解的柔珠洗面乳、各種化學毒性物質。我們拿取超過所需,盡可能地囤積,然後再丟棄。

 

有個形容--人類是地球的癌細胞,然而,癌細胞原本是正常的,受到刺激才突變。人類又有什麼藉口呢?

,
創作者介紹

喬安納的房間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