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2407  

 

泰姬瑪哈陵外一堆導遊在招攬生意,其中一人纏上了我們,我回:〝No, No. We guide you!〞(「不,我們當你導遊。」) 他說聲〝good〞,就飄走了。

在紅磚色的阿格拉堡一樣被攔下,說書人說:〝No. We live here.〞 (「不用拉!我們就住裡面。」) 他聽了,抽動一下脖子就離開了(印度人表達「知道了」、「喔」的方式很像脖子抽筋)。

 一皮天下無難事,太認真只會胃痛頭痛。昨天四處走動,不停被印度人打量、偷拍,不時有人過來詢問可不可以拍照。網路上大家頻頻告誡不可答應,只要答應一人,後面便會排起長排隊伍。於是,每當看到要過來詢問的人,我們便速速離開,一路上像被趕鴨子,耗費大量精神對抗環境。

 

旅途中,我一再看到自己的界線與限制,那些不想妥協,但最終依舊讓步的。看到自己的僵硬、恐懼、無助,我對這一切感到憤怒,卻只是懲罰了自己。

 旅行是鏡子,映照我心中的一切無明與毒。

 今天下午在瑜珈城--瑞詩凱詩(Rishikesh)漫步,坐在披頭四曾經窩著的咖啡店60′曬太陽,回想過去的兩個禮拜,一切好的壞的,似乎都已經成為一層薄霧,即使努力想抓住什麼,還是從指縫間飄逝。

 每個城市、每段旅程都是一段段的生命剪影,像是無盡的輪迴,若這世有所領略,來世也許就不需再面對同一門功課。那麼,現在我能做的,就是專心地、放鬆地順從一切自然發生,這也包括了允許我那不怎樣完美的自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喬安納的房間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