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房間一直是複合式空間,睡覺、工作、吃飯、休閒娛樂,all-in-one。窗子面對大樓的中庭,對面有隻小型犬,每天大概從中午開始歇斯底里亂叫,牠要到傍晚才有可能歇停,我想那應是牠主人出門的時間吧(也可能是牠累了)。

有時我專心工作閱讀網路上亂逛,似乎可以抵禦牠的嚎叫。有些天,也就是前天,魔音直達前庭耳蝸神經,激起電流亂竄,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毅然決然把書桌拖到另一間與鄰居比鄰的房間,雖距離很近,但那是工作間,只會有鄰居阿伯的熨斗在燙馬上跳躍的聲音,從早到晚,應該是做洗衣店生意的吧。

拖地,重新佈置一番,儼然成了書房。

 

昨日開心地在書房工作,泡了一杯奶茶,擱在右手邊櫃子上。有點遠,改放到桌子右上角落。其實我本來是不把飲料與電腦放在同一張桌子上,這天可能是自我感覺良好所致,慘劇就這麼發生了。

我沒有翻倒飲料,嚴格上來說,都是杯墊的錯。有點厚度的杯墊,就像古時候家中大門都會有的小門檻,腳跟踏在門檻上,腳尖踩到門外,就會扭到腳。

我的杯子扭到腳,直挺挺朝筆電摔過來,即使有段距離,洶湧的浪潮逆勢爬上了長得不夠高的筆電,漫淹至鍵盤。

我倒吸一口氣,馬上把筆電反過來。吸一口氣的時間最多兩秒鐘,我卻覺得是慢動作重放。緊急送修。

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呢?我一直都很小心,卻還是發生了。烏雲蓋住頭頂整個晚上。已經發生的,有什麼辦法呢?講這些道理我都知道,但一點幫助也沒有。

 

「每次都這樣,發生了事情妳反應都很大。」友人說。

期望能夠控制所有的事,對意外耿耿於懷不滿焦慮。以前工作上,這是優點。辦活動需要設想所有可能發生的狀況,分秒不差,準備好應變措施。話術要謄稿,對外每封信要週延謹慎。雞蛋裡挑骨頭是負責認真。

檢討再檢討疏漏。「下次怎麼做會更好?」背後的意思等於「這次不夠好」,甚至是「都是我不好」。

從小習慣於鞭笞自我的人,進入這種性質的工作簡直是如魚得水,理直氣壯地對別人與自己更為挑剔殘忍。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

 

痛苦來自於看不清事物的本質,瑜伽經寫著。

什麼樣的執念會認為非得照著我的意願走不成,當事與願違的時候便怪天怪地怪自己?背負著許多負面情緒與批判,馱著懊悔與擔憂,忽略了怎麼樣好好活在這一刻。

 

沒什麼大不了,沒關係。

 

創作者介紹

喬安納的房間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