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隆山東峰 (1024x768).jpg  
↑雷霆山海景

參加這趟旅程完全是意料之外。首先,那天晚上其實已經訂了電影票,但我已經心情全無。R問:「明天有沒有事?要不要爬山?」我馬上決定要跟,山況體力都不在我的考量範圍,我想要離開這個陰鬱的城市,或者,能離開我自己更好。


「有無敵海景喔!」R說。無敵低潮遇上無敵海景,能不能恢復點水平?

說我戲劇性也罷,這問題發生也不是一兩天,何必現在才呼天搶地?坑是自己挖得,也是自願跳下,還表現得像個受害者。噁心。



一大早起床吃早餐出發,往九份的客運站牌改了位置,從忠孝復興SOGO新館對面移到轉個彎的轉角。清晨這個時間沒什麼人在等車,山友也晚到了15分鐘,剛好讓我細嚼慢嚥將飯糰米粒裹勻酵素。
 

芒草 (1024x768).jpg  

往九份的彎曲山路,去年的冬天我與兩名年輕的日本女孩一同搭計程車上山,其中一人正在唸中文系,聽說不太行,讀寫較厲害,與台灣人學英文的困境相同。我用簡單的英語與她聊天,幫忙翻譯司機的行程,司機是個略懂日文的精瘦男子,也懂行銷,他一邊開車一邊摸出一本老舊筆記本,翻開是各國乘客的留言,日本人居多,意思是他生意做的久、信用好。

司機載著我們穿過山洞,他說他曾看到戴著貝蕾帽的宮崎峻在山洞一旁高台上作畫,畫得想必就是《神隱少女》。車上的人聽了都默不吭聲,或許語言隔閡或是心中起疑竇。我不買帳是一定的。

紅茶 (768x1024).jpg  

登山口在九份老街往黃金博物館的路旁,碑石上大大寫著「雞籠山登山步道」。腦海中浮現金士傑那高亢的相聲嗓音「基隆?基隆算什麼?基隆不過是養養雞嘛!」基隆也許只是養養雞,基隆山不是土雞上不去。一路階梯向上,大膽提議在背風面涼亭喝下午茶。杯碗瓷壺瓦斯爐都端上了,大吉嶺與嘉義手工蛋捲想必羨煞了往來的路人。


基隆山景by小侯.jpg  
↑厲害的全景拍照技術,攝影師小侯

好幾年前我來過這裡,行程是李董開的,他愛山,小腿上兩團鼓鼓的巨大蘿蔔證明他走勇腳級路線,帶著一群軟腳蝦來踏青,那天的晴朗日光可比今日,那時我頭髮比現在長,戴著棒球帽被汗濡濕癱軟無力地貼在額頭上,借來的墨鏡在氣喘吁吁體力不濟下沒了耍酷的效果,只像盲人。

到了山頂上有幾根單槓,我長長的手臂在鏡頭下彷彿長臂猿。我搞笑地正戴棒球帽模仿網球明星Andy Roddick, 反戴再模仿Lleyton Hewitt,看網球的被我逗得哈哈大笑。

然後是那個張臂高舉的招牌動作。拍照留念。

人事已非,單槓沒了,山嵐退了,人頭髮短了也老了。路還要走,走更長。

雷霆山.jpg

  
更正確地說,是一路溜滑梯。山頂平台旁的芒草堆就是我們的路線,75度傾斜的泥坡不管是什麼鞋都沒了抓地力。我套著白色工作手套,一手拄著無用武之地的登山杖,另一手死攀著深根的芒草,它割人,它擋路,它是唯一可靠的支柱。

我大腦只夠處理眼前的驚人坡度,努力試圖跟上山友矯捷的腳步,我爬過很多山,但沒有印象走過如此具挑戰性的路況。「這已經比很多百岳還要困難了。」他們安慰我。「嘉明湖比這簡單的多。」謝天謝地。


黃金稜線 (768x1024).jpg  
↑回望基隆山與來時路

基隆山東峰有個更為響亮的名字:雷霆山,它應得的。立足山頂回望來路,稜線異常清晰,置身其中卻如深陷芒草迷宮,腳下有坑有泥有樹枝,小心別抓到路邊刺人植物。

最難的是下山,兩手握緊繩子,兩腳像卡通人物滾輪狀的奔跑蹬在撲簌簌的土坡,大量的泥土被腳蹬落淹上腳踝褲管。在高處的山友踢落了石塊,重力加速度砸到我的腳踝。


基隆東峰 (768x1024).jpg  
↑下山途中,路旁有塊崁在山壁上的大石,坐著休息

一定是腎上腺素,我還記得為了什麼不開心,然而似乎已不在意,或者大腦選擇性把那件事先扔到一邊。活下來比較重要。面臨眼前的危險,「我」變巨大,也變渺小。

全身肌肉緊繃呼吸紊亂,全身每吋堪用的肌耐力有大半數耗費在與困境掙扎,我怕滑倒,因為恐懼,身體更難保持彈性與平衡。R說,在幾近垂直的陡下坡,要把重心收在後腿,前腿探前步虛實。更需注意身體放鬆與彈性,切勿因害怕而全身僵硬,前腿步伐下重了,腳下更易打滑。愈害怕摔跤,愈容易摔跤。

人生是為了體驗,而非保持安全。安全感不是環境給予的恩賜,而是自己給的膽子。


影 (1024x768).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喬安納的房間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