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 030  

疑似染上腸胃型病毒,腹部膨脹充滿空氣,腸子絞痛轆轆聲四起(連喝水都跑廁所),腦子昏沉沉,全身沒有一處不疼痛,口中分泌黏稠唾液,正躺想吐,側躺也暈。這般不適讓我呼吸急促,鼻孔噴氣。

在迷濛中,想起牧羊犬混種狗「樂樂」,牠其實很少很樂,黑色的瞳孔在幼犬時就流露出超齡的哀傷,擔負輪迴千年的磨難。某日回老家,牠異常沒低頭搖尾迎接,「得了腸病毒」--這是狗類的絕症。

好好的一隻肌肉結實的大狗,短短幾日不食不飲就成了皮包骨。渾身無力趴在地上喘著大氣。我蹲在牠的面前給牠打氣,撫摸牠柔順的毛髮。一瞬間,牠閉著眼停止了喘息。

我驚了,「樂樂!樂樂!」我呼喚牠回來,不要離開我。

過了漫長的幾秒,牠又開始粗聒的呼吸。

我們都期盼奇蹟發生,不肯讓牠安樂死。你一定很痛吧。我一直沒忘記你。

創作者介紹

喬安納的房間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