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牠躬起背部用力撐起身體,又無力癱軟在地上。兩次。我不敢再看,關上了門,等著牠的靈魂離開身體。阿彌陀佛,希望牠可以去更好的地方。

第三隻了。毛茸茸的動物,為什麼貓狗甚至熊受歡迎,老鼠卻讓人畏懼?

我跟牠們是舊相識了。日式舊磚造房子的屋頂隔板上,每晚都很熱鬧,是牠們活動力最強的時候。咚咚咚咚咭咭吱吱,從一頭衝到另一頭,我頭頂跑到爸媽床舖上方,隔板上是牠們的運動場。

看到牠們在廚房竄逃的背影也很稀鬆平常。一天,爸媽尋著臭味把電視櫃搬開來,一大群抱頭鼠竄往四面八方奔逃,長條型的圓錐體連著黑黑長長的細線。「阿!牠們在這邊作巢拉!」爸爸說。垃圾碎布雜物被拖進小小地空間,「這是錢鼠。」


國中讀《實驗鼠的秘密基地》,主角是一家田鼠以及一群被實驗改造DNA的聰明白老鼠。這群聰明的老鼠有個計劃,搬到遠離人群的溪流旁自給自足,「我們不想要再當小偷,過著提心吊膽的日子。」我隨著情節而緊張擔心牠們再被實驗室捕獲。

閱讀是進入故事,以千百個身份活著,你可以是雅賊、偵探、變態殺手、戀愛中的人、背叛者、流浪者。在讀這本書時,我是老鼠;我們是無辜的,人類是惡意的。

人類的確是惡意的。捕鼠籠、黏鼠板、毒鼠餌。這是場無止盡的戰爭,損傷的永遠都是老鼠,或是誤食的小狗小貓。

§

起因是牠們來家中作亂。從米袋開始,忘了收的餅乾飲料無一倖免。連普洱茶袋都咬破,毀了一包好茶。然後像是要炫耀宣戰似的,在客廳沙發地板、房間垃圾桶旁拉了一條條黑色帶有白頭的屎。

是可忍孰不可忍。

先用捕鼠籠夾上晚餐的薑汁肉片,可能是太聰明,放了一個禮拜都不進籠(進籠了又怎麼樣呢?誰要來「處理」牠?)不敢處理黏鼠板皮開肉綻的慘狀,只好放上了毒鼠餌。

§

以為房間哪個角落被老鼠傘尿(台語),臭得很。是室友先發現黏蟑屋長了黑黑長長的尾巴。臭味是那兒來的,牠似乎咬斷尾巴打算逃生,卻哪兒也去不了。

同個黏蟑屋之前早就逮住一隻小強。可見小強跟米奇無法溝通。小強可能大喊:「危險!不要過來!!」米奇只聽到唧唧咕咕的另一種語言,還以為是在搶地盤,於是就搶先一步.....

丟到垃圾桶的時候,還聽到「唧」的一聲。

§

豔紅的鼠餌沒有阻止牠們,也許牠們跟狗一樣是色盲,或者不懂紅色是危險的象徵。

一隻倒下。我移動鼠餌到另一個地方,回家時親眼看見第二隻在掙扎。

這場戰爭我贏了三回,卻一點都沒有勝利者的驕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喬安納的房間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嬉嬉
  • 以前那個連胃散、喉糖都被小孩偷吃當零嘴的匱乏時代,也常有誤食鼠餌致命的新聞,所以損傷的不只是鼠貓狗啦~
  • @@危險的真的是要收好...我記得以前的好像都作成花生糖口味,用聞得就覺得好香

    我爸都不讓小黑接近烘穀機那間

    喬安納 於 2012/09/01 09:04 回覆

  • olive317
  • 哎呀呀~~~又要再稱讚你的ending
    so sad~~~
    可是紅色的鼠餌真的對比好鮮明喔(有種淡淡的哀傷)
  • 謝謝妳的讚賞拉~
    妳很正經的留言,卻讓我想到室友前天說的「蛋蛋的哀傷」@@

    喬安納 於 2012/09/25 10:12 回覆

  • olive317
  • 我也有想到~~~口室忘記我們是講什麼然後講到淡淡的哀傷阿 XD
  • 噗哧 就是聊到很憋的牛仔短褲阿~ (休想讓我在這邊講那個詞

    喬安納 於 2012/09/25 18:21 回覆

  • 曼蒂
  • 太寫實的描述了 看得我津津有味卻又雞皮疙搭 ><
  • 那畫面真的好驚悚阿 ><

    喬安納 於 2012/11/06 00:4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