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鼻_small  
↑ 喵鼻vs我在餐巾紙上的速寫

§
往台中輕井澤火鍋店的路上,喵鼻、我、姊姊、姊夫、妹妹同車。喵鼻看到妹妹往後梳起的公主頭說:「妳這樣好像童童姊姊喔。」

妹:「誰是童童姊姊?」

喵鼻:「就是MOMO台的姊姊啊。那我是MOMO姊姊。」

短髮的我:「那我呢?」


喵鼻:「妳是牛奶哥哥!」(=  =)

全車噗哧大笑。

我:「我是牛奶哥哥噢,那我是男生還女生啊?」

喵鼻:「女生吧。」


「為什麼?」


「因為只有女生才會帶耳環啊。」

這樣啊,台北絕對會讓妳性別錯亂。


§

喵鼻的審美觀還相當傳統與物質化,長髮就是漂亮,口紅粉餅腮紅項鍊耳環戒指手環、洋裝花朵裝飾蓬蓬裙子高跟鞋,這些也是漂亮。

Coldstone冰淇淋攤位前展示一台復古汽車,姊夫說要開這台車去載辣妹。

喵鼻:「什麼是辣妹?」


姊姊:「嗯…嗯…辣妹喔…。辣妹就是漂亮的女生。」


喵鼻:「像小姨媽那樣嗎?」


妹妹:「啊~對啦!妳好聰明喔!」(暗爽)


喵鼻:「那阿嬤也是辣妹!」


§

姊姊說,那天喵鼻問了一個問題:「兩個女生為什麼不能結婚?」

小娃兒,問的好。

創作者介紹

喬安納的房間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