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v 17 Thu 2011 15:05
  • 小黑

IMG_9333.JPG  
 

回老家看見了一隻面露兇光的成犬,爸爸說:「阿就才剛從變電所帶回來,流浪狗拉!」這隻土狗的短毛黑的發亮、淺黃色的眼白與中間一點黑的瞳孔,不尋常的眼睛顏色看起來十分詭異,加上對人充滿戒心,我不喜歡牠。

那時家裡還有「阿賣」,台語意思為「阿醜」。牠是蓬鬆白色捲毛、擁有著快樂靈魂的混血狗。因為毛長糾結成塊,牠又常在地上打滾,白毛成了花毛,媽媽覺得牠實在很滑稽,就這樣叫牠。本來不是幫牠取這個名字,但久了之後大家也忘了本名。阿賣吐著舌頭像在笑,歡樂地在你身旁跳高跳低,總讓人覺得有個強力聚光燈匯聚在牠身上。阿賣對於小黑的出現,也沒要捍衛領土的意思,一點都不吃味。

我跟爸媽一起幫小黑洗了澡,這大概是小黑自出生以來寥寥洗過的數次澡之一。之後我與牠還是相敬如賓,我還是喜歡找阿賣玩。

後來,阿賣就不見了。爸媽在四周找了好幾遍,連大水溝都找過了。

 

一開始叫小黑牠不來,站的遠遠地。吃飯時間,只要我在牠身邊,小黑就以為我要搶牠的飯碗。牠會跑到我跟碗的中間,像是老鷹抓小雞的母雞一樣,不讓我靠近。

日子久了,不需要叫牠就會搖尾迎接。牠最愛的是爸爸,只要爸爸在,牠絕對不會對他人投誠。小黑會後腿站立,兩腳搭在爸爸的腰間,以跳華爾茲的舞步對爸爸撒嬌,配上嗚嗚汪汪的嗚噎聲表達開心。當爸爸不在時,牠就跟在媽媽的身邊,因為吃飯時間牠就得仰賴媽媽。但有時小黑乖乖聽從媽媽的召喚,結果是被抓去洗澡。在洗澡過後,會需要一段時間牠才會重拾對媽媽的熱情。

小黑是家裡養過最兇的狗,門口出現陌生人,牠會汪汪叫幾聲警示,然後就不叫了。牠會繞到陌生人的後方,然後趁其不備一口從小腿咬下去。如果出現的是車子,有時牠根本連吠都不吠,等人下車了,牠再無聲無息的突襲。不浪費力氣的好傢伙。

妹妹久久回一次老家,每次都要問一次:「小黑還認得我嗎?會不會咬我阿。」

 

爸媽每天要出門時,都會叮嚀小黑:「要顧厝喔!」(台語)小黑就會堅守崗位,乖乖等著主人回家。有次家中沒人時闖進不速之客,大家回家時看見地上有根棍子,小黑又不讓人靠近,應該是小黑費力抗敵,卻被惡人用棍子打。從此之後,爸媽就更疼小黑。

小黑是唯一會在外面跟著主人亦步亦趨的,帶著牠去散步不需要狗鍊,小黑偏離軌道一下子後,會自動跑回你身邊,然後再像衛星一樣偏離軌道。

雖然是撿來的,但牠比其他從小養的狗更貼心聽話。

不知道牠現在幾歲,但從下巴冒出氾白的毛,我想牠應該有點年紀了。小黑會用下巴枕著我的手睡覺,或是一頭撞進我的懷裡撒嬌,在我摸著牠的脖子時一動也不動,或是磨蹭我的膝蓋。我總愛用抑揚頓挫的腔調叫牠:「嘿嘿~嘿嘿~」看久了,牠充滿情意的黃眼睛也很可愛。

 

 

創作者介紹

喬安納的房間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hien
  • 小姐姐的反應
    跟我以前回家對來福的反應一樣耶 XD
  • 你家的來福也是個好傢伙!XD

    喬安納 於 2011/11/17 18:3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