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學開始,就陷入了找房子與搬家的輪迴,在一個住所鮮少定居超過1年,原因是候補上宿舍、尋覓到更良好的環境、畢業、房東兒子要結婚…。

上台北後,找房子不再是輕鬆愜意的事,交通方便的地方,房租總是比預算貴那麼一兩千塊,或是預算剛好,卻少了傢俱或冷氣。我曾連續兩天晚上熱得即使把冷毛巾鋪在身上都無法入眠,在台北沒冷氣叫做煉獄。

那年夏天在台北的學校註冊後,宿舍候補100多位。不知為何沒查好資訊聯絡房東,某個星期天早上媽媽就跟我一起搭車上台北,找房。

 

在艷陽高照的八月天,搭捷運後轉公車,搖搖晃晃地穿過大道小巷來到南端,爬上一座視野寬敞的橋,校園被群山環繞、河堤綠草如茵,還有大大的紅色 M 招牌突兀立在一群矮公寓上方,突然有種錯覺,自己是到了武陵人的桃花源,空氣聞起來不同,時間感也恍惚起來。

手中毫無任何資訊,大海撈針一樣在學校佈告欄上溺水了,在巷弄中穿梭尋找門上是否有貼著「租」的紅字條。


只要打開記憶,火辣至發白的太陽、柏油路上方空氣扭曲、所有水氣蒸發殆盡,在那樣的白與高溫下踽踽而行,媽媽穿了一雙有點跟的涼鞋,陪著我,一直走,一直走。

過了一個小時,還是兩個小時?我比媽媽更快氣餒,幾近放棄。一名學生指引我們到學生會尋求幫助,然後在BBS上,篩選出一間雅房,是公寓分租,共有三房一廳一衛,另外兩間房都已被男生承租。聯絡人是法律系男生,正好在圖書館唸書。


沒想到媽媽見了他就很放心,覺得跟兩個男生住也沒什麼不妥。就這樣,他騎摩托車載我去看房子。


上學第一天摩托車皮帶斷裂時,這名室友在我一通電話求救後,幫我推車去找摩托車行。作業打到一半電腦當機,一大早六點多被我從床上挖起來救檔案。常常半夜,三個人還沒睡覺,就約了去附近的公園打籃球。One by One,輸了的人退下來換另一個人上。

這兩個室友,在我搬進宿舍之後斷了聯絡。依稀記得幾年後曾撥過一通電話給法律系的室友,但無人接聽。我們的緣份,大概僅止於半年同個屋簷生活吧。

 



 

創作者介紹

喬安納的房間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