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美的剎那.JPG  


喜歡讀散文。在段落與段落間,不見得是由水泥堆砌而成、堅固結實的過橋,比較多的(或說吸引我目光的)是單薄纖細甚至站遠一些就察覺不到的纜繩,我喜歡那條若隱若現的邏輯,隨意輕盈中帶著優雅,sprezzatura的體現。

柯裕棻
《甜美的剎那》有著這種閒散的優雅;另一方面,語言卻是拿捏精準,喚醒許多存在潛意識中未被喚醒的情緒與感知,就像是奇幻小說中被叫出名字才能被召喚控制的精靈。

我讀了又讀,
很多的細節可以咀嚼,很多的文字可以品嚐,竟捨不得把這本書還回圖書館了,逾期兩天,別的書也沒法續借。

 

講起獨居,她寫著:「一個人與世界的關係其實非常簡單,一放手就散了,一把握在手中的灰。那飛灰是自己。」(p.200)

寫搬家:「不知不覺間,搬家者變成了居住者,人與空間渾然相依,此刻,家才算真的搬完了。」(p.139) 常搬家的人讀這篇特別有感覺,搬家絕不是東西就定位就算完工了。

寫旅行:「旅行是一個人性格的考驗,人的弱點在旅行的時候一覽無遺。」(p.58)

寫著喜歡質數:「它自己獨自存在,它裡面除了自己和一之外不包含其他數字。它和其他數字都無關,沒有人除得盡它。大家都拿它沒辦法。它可以完成別的數字,但其他數字沒辦法參與它的完成。

我喜歡這種數字的感覺。我覺得我是一個質數。它感覺完整而厚實。它感覺很孤單可是又無所謂。」(p.10)

 

讀著她的敏感與思緒、失眠與發怔、執著與躊躇,這種淡淡的愁竟有種療癒的效果,好像在說,沒關係沒什麼不好,活著不就是如此,人生不就是這樣嗎?至少你會不是孤單的。


 

 

創作者介紹

喬安納的房間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