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了廣告教父孫大偉腦溢血的新聞,想起了之前在訓練營的課堂上生龍活虎的他。手邊還留著他當時發下的文章〈那一夜,我們生營火〉。

文章中紀錄了他在奧美離職前的感想,共待了9個年頭又9個月。從一群人去露營、生營火寫起,然後將奧美比喻為營火,在營火燒得挺旺時,他決定離去。但大多數離去的奧美人是「具有可燃性」的,即使不投身營火,自體燃燒也是把熊熊烈火。

過了這幾年,我對孫大偉說的話記得有些模糊,但這個人已在我腦中烙下印象。他姿態話語中盡情燃燒生命的熱情,近距離的人都可能被灼傷。雖然當天的演講主題是創意,他帶著我們從廣告創意跨越到生命中的創意。

 

當時健康狀況已不是很樂觀的他,說在死亡面前什麼都是身外之物,珍藏了一屋子的漫畫其實只要一把火什麼也留不下。

 

「人生很短,不要呼隆。」

 

他指出現在的小朋友們少了霸氣,以前只要有一本秘笈,孫就覺得自己可以當武功高手了。

為什麼現在的標準變成需要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等到下一代大概就升級成三十六般武藝了。

要對自己有信心,要相信自己也是頭上長角。「頭上長角」這個修辭我是從他那邊學來的,不知道是不是台語。我想這個生物可以是鹿、羊科動物,但是這樣好像沒有特別威猛;也許詮釋成惡魔會比較貼切。


 

 

創作者介紹

喬安納的房間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evin Chang
  • 他的意思應該是"嶄露頭角"這句成語演變出來的。
  • 原來如此。謝謝你幫我解開這個謎題阿~

    喬安納 於 2010/11/10 22:1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