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那些事兒.jpg 

《明朝那些事兒》 肆到柒集我就這麼狼吞虎嚥到完結篇,過程依舊充滿樂趣。官場上的爾虞我詐、戰場上的蕩氣迴腸,四五百年前的英雄、政治家、亂臣賊子這些在記憶中扁平又模糊的歷史人名被給予了血肉,立體了起來。

上網找了作者石悅的採訪與照片。他是法律系畢業的,職業是海關公務員。在採訪中,他說每天都寫至少三、四個小時,其他什麼都沒做,也因為久坐沒運動所以發福了。但是我覺得沒關係,只要有才華就好。XD

石悅.jpg 

照片來源中國台灣網

寫到了明朝末年,南方流寇四起,北方有皇太極的侵略,內部災荒四起,國庫空虛,遍目皆是凋敝。這段歷史看起來要說有多愉快是不可能的,石悅說:

「一直以來,幽默的並不是歷史,只是我而已。」


我想這句話點出了為什麼有這麼多人愛看這本書,不是歷史本身很有觀點,或是很值得借鏡,而是石悅提出的觀點很有趣、很幽默。同一個故事可以有千百種說法,端看你怎麼說。

 

我很喜歡這個故事的結尾。石悅介紹了「徐宏祖」,這人討厭科舉,喜歡當背包客踏遍大江南北,他吃得差、住的隨便、不成家立業。徐在臨終前說:

「我只是個平民,沒有受命,只是穿著布衣,拿著拐杖,穿著草鞋,憑藉自己,遊歷天下,故雖死,無憾。」

他用筆記詳細紀錄的旅行點滴,被後人整理出版為《徐霞客遊記》。

 

以世俗眼光來看,這個人是個怪咖,連現在都是,何況是四百多年前的時代。石悅的評論是:

「很多人還會說,這種生活荒謬,是不合常規的,〔〕是缺根弦的,是精神有問題的。

我認為,說這些話的人,是吃飽了,撐的,人只活一輩子,如何生活,都是自己的事,自己這輩子渾渾噩噩地沒活好,厚著臉皮還來指責別人,有多遠,就去滾多遠。」

 

「就去滾多遠」這句跟我常說的「到一邊去打滾」似乎有異曲同工之妙。這些英雄奸臣的故事不是要教導我們如何建築萬世流芳的霸業,甚至不要我們在意自己在別人眼裡是個怎麼樣的怪咖,因為一切都是過眼雲煙。

在故事結尾石悅選擇告訴讀者徐宏祖的故事,因為

「成功只有一個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度過人生。」

 

知道這個道理與實際來做中間的差距,也許就像天使與心魔的拉鋸戰,在四周環境嘈雜的影響下能維持多久的澄心。在兩端搖擺中,雙腳一直在空中擺盪,總是心慌不踏實。我希望自己能有氣魄的放手,到達對岸。

 

採訪:

當年明月:歷史最重要的不是史料,而是歷史觀

石悅:講明朝那些事兒的那個人





創作者介紹

喬安納的房間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雷老師
  • 我進入第四集了,哈哈。
    書是真的寫得不錯。不過後面類似的筆法重複性有點高(尤其是一次要看七本)會有點膩。
    但還是好書一冊。
  • 中間可以休息換吃不同口味的書(看一下《神秘森林》好了),再轉回來看又是胃口大開阿~

    喬安納 於 2010/06/08 15:2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