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首詩用了兩個Sweet,又暱稱小溪為”我的小河流”(line 2),可說是甜滋滋。描寫的是一幅恬靜的鄉村景色,主角則是這位小河流。

 

在甜美的稻穀與沉思的牛隻中,她蜿蜒而過。詩人喜歡她勝過於那些瘋狂的歌者(line 3),到底瘋狂的歌者是誰啊?嗯,答案就在第一行,在稻田上,除了香甜好吃的稻米加上睡著一動也不動的牛,還會有什麼哩?

 

當然就是麻雀/烏鴉囉。

 

接下來的描寫就有那麼點情色的意味了。跟著她起伏的河岸,詩人在櫻桃園中躺下,聽著她在蘆葦床上無止盡地唱著(line 4-6)。蘆葦也能變成床,在河岸邊休息也能講成跟”她”一起躺在床上,只能跟葉慈說真有你的。

 

但詩人的小河流唱的歌是關於她自己、也是為了她自己而唱;她是甜美的自我中心者(sweet egotist)。所以可以得到的結論是,詩人求歡遭拒了,這位"她"根本沒有把他放在眼裡。還有,也許這是一首有關失戀的詩。

 

‘Mong Meadows of Sweet Grain

by W. B. Yeats

 

‘Mong meadows of sweet grain and musing kine

Wanders my little rivulet. I like

Her more than those mad singers who passed by,

And following her shaded shores I’ll rest

Where she within the cherry orchard sings

Forever in the bulrush beds about

Herself and to herself, sweet egotist.

 

 

 

【喬安納說】

這首詩收錄在楊牧編譯的《葉慈詩選》中。文章中的翻譯是我隨意翻的。

創作者介紹

喬安納的房間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