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陣子看的幾本書裡,一直看到一個主題。這大概就像蘇東坡跟佛印的故事,佛印看到蘇東坡說我看你像佛;而蘇東坡看到佛印卻說人家是大便。蘇小妹跟哥哥解釋說:因為心裡有什麼看到的就是什麼。

 

《阿特拉斯聳聳肩》 裡面說人們總是被教導:別強出頭、沒有必要、別人比你懂得多。碰到事情的時候總是沒有意見、沒有自己的判斷,只是人云亦云。書裡批判著:假如他放棄了自己的力量,就放棄了做人的資格,折磨人的無理的混亂,也就成了他的棲身之地─ 這是他自找的。只要堅持他的哪怕一點想法,而不屈從別人,只要能為現實帶來哪怕一點火種,一點美好的理想─ 就憑這一點,他就是個人,這一點就是他的品德的唯一尺度。” (vol.3 p.115)

 

《非普通讀者》裡的英女王,她在閱讀之中發現自己沒‧有‧聲‧音,她活了大半輩子,卻從沒留下什麼可以讓別人記住她這個人的。閱讀也不行,但是寫作可以。

 

《心靈寫作:創造你的異想世界》 作者娜妲莉.高柏(Natalie Goldberg)、譯者韓良憶。這是開了寫作班的作家對於寫作這件事能如何進行給的一些建議,這些建議其實都是訓練人們對於心裡面的聲音要更有信心,不要批判自己,試著讓自我浮現於文字中。並且承認自己是很好的,因為這個世界承認它好,哪有我們自己承認它好來得重要。” (p. 260)

 

也許是台灣教育、也許是環境、也許是自己鬧彆扭的個性,我總是不願意站到最前頭,從來不會大聲說出心裡的話,甚至不會為自己據以力爭。也許別人比我懂,也許我也有錯,也許我不值得 (沒錯,別懷疑,這個就是我)。活了快30年,卻無法大聲說出自己的原則與信念,這件事情有多麼可怕。又,還有幾年可以這樣虛擲?

 

4年多前,因為某事件,我才著實發現,自己連吵架都不會。在委屈的時候,不能直接表達出情緒,不會挺身為自己捍衛。那時氣的不只是別人,也氣自己。

 

在痛苦磨練(?)過後,我決定不再勉強,想說就說、想大笑就笑、不想要接受的就不接受。我的選擇與言行,都是代表自己真正存在過的證據,當個怪咖都比當個隱形人好。說起來很帥氣瀟灑,我也還在學習。每天都提醒一遍我家小費(Roger Federer)說的:”I’m always going to be confident.”

 

 

 


創作者介紹

喬安納的房間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