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拉拉手。環遊世界 (13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PB280882_结果.JPG

 

最近家中瀰漫著緊繃的氣氛,說書人盯著螢幕全神貫注,突然捶桌子或大叫出聲,抱頭苦惱只差沒拔頭髮。她不是在看球賽,而是又是訂機票這個屁股痛的時刻了(Pain in the ass)。

 

大旅行中,幾乎每一張機票都是說書人上網買的。買機票嘛!有這麼困難嗎?坦白說,真的不簡單。對科技進步的台灣人而言,上網買東西已經是習以為常的日常活動了,幾乎每個網站都寫得很好,甚至,連客服都一通電話就可以找到支援。沒想到,高科技如天上飛來飛去的飛機公司們的官網卻極為挑戰人的耐性與智力。

 

最常遇到的情況是,等到填寫完落落長的英文個人資料,再輸入信用卡之後。登愣,刷卡失敗、發生不明錯誤,或者什麼都沒說就跳回空白的首頁。說書人會再試著兩次,然後還是失敗。她的頭上冒出了冤魂的鬼火,完全不知道哪裡出問題地不瞑目。

 

「換IE試試看吧。」我通常會這樣提議。

「都已經什麼年代了,哪有只能用IE買的道理!」說書人科技門外漢如是說。奇妙的是,這通常可以解決一些航空公司網站的問題。

也有換一張卡刷,莫名其妙就解決了這樣。

, ,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8107865_结果.JPG

怎麼想,我都不是個適合旅行的人。

喜歡熟悉感,可以一整天待在家不需要出門。有廚房可以煮飯,有客廳可以溜達,有房間可以窩,需要的都有了。

續電量不足,因此不自覺地會節省電量,用最省力的方式做事,也習慣減少奔波與扛重物。

恐懼感是我的朋友,從小到大如影隨形,總是會被它說服與洗腦,搞得自己焦慮與神經兮兮。

不知道哪根筋,竟覺得自己可以進行七個月的大旅行,每日接觸不同的人事物,完全無法控制接下來會發生些什麼。

旅行一開始就挑戰了印度,被坑不爽、被按喇叭不爽,出門很緊張,小小事也被激起大情緒。尤其是第一天就遇到了臭蟲恐怖旅舍,接下來說書人生起大病。我完全對印度的食物與環境失去了信心與興趣,若可以躲在旅社裡面吃泡麵,我寧願不出門面對。

雪上加霜的是剛到了瓦拉納西,我就在熙攘的市場裡面扭傷了腳踝,心理與身體的壓力再上一城。我本來就已經跟不上她的腳步了,更是力不從心,簡直像是隱喻變成了現實。

或者可以說,愈害怕的事,老天愈要挑戰一下極限。

,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8107812_结果.JPG
怎麼想,我都不是個適合旅行的人。
.
喜歡熟悉感,可以一整天待在家不需要出門。有廚房可以煮飯,有客廳可以溜達,有房間可以窩,需要的都有了。
續電量不足,因此不自覺地會節省電量,用最省力的方式做事,也習慣減少奔波與扛重物。
恐懼感是我的朋友,從小到大如影隨形,總是會被它說服與洗腦,搞得自己焦慮與神經兮兮。
.
不知道哪根筋,竟覺得自己可以進行七個月的大旅行,每日接觸不同的人事物,完全無法控制接下來會發生些什麼。
.
旅行一開始就挑戰了印度,被坑不爽、被按喇叭不爽,出門很緊張,小小事也被激起大情緒。
.
尤其是第一天就遇到了臭蟲恐怖旅舍,接下來說書人生起大病。我完全對印度的食物與環境失去了信心與興趣,若可以躲在旅社裡面吃泡麵,我寧願不出門面對。
.
雪上加霜的是剛到了瓦拉納西,我就在熙攘的市場裡面扭傷了腳踝,心理與身體的壓力再上一城。我本來就已經跟不上她的腳步了,更是力不從心,簡直像是隱喻變成了現實。
.
或者可以說,愈害怕的事,老天愈要挑戰一下極限。

辛苦的是說書人,一個活蹦亂跳的high咖,卻被跛腳沒力的旅伴綁住腳鍊。
.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9299505_结果.JPG

在Angela家,我們向Ian拜師學藝,從擀麵糰做起,烤了一個金黃酥脆派皮、香濃蘋果肉桂的派。是因為純天然又新鮮的食材,或是三個人手心揉麵粉的溫度,讓我吃到這輩子最難以忘懷的蘋果派呢?

他們的廚房有個中島,巧妙地隔開了開放式廚房與起居室,延展了檯面的空間。直到我們聊到多麼喜歡他們的窩,Angela說起很多家俱都是Ian四處搬回別人不要的桌椅,那張我很喜歡的搖椅是,還有......她撩起了蓋在中島上的桌布,我才赫然發現中島原來是張長型的木桌子,上面佈滿了另一個家庭生活的歷史刻痕。

中島上擺放水果與小點心。「看到的都可以吃喔!」Angela說:「我特別推薦這個蘇格蘭餅乾。」始於1898的Walkers Shortbread (小麵包),盒子花樣是經典蘇格蘭條紋,看起來吃起來都是濃濃奶味的餅乾,為什麼要叫小麵包呢?

這個謎題到了冰島才被解開。Angela在我們離開前,為我們準備了一大盒的蘇格蘭餅乾,沉甸甸的有如方磚,說書人把所有東西打包完之後,還有那麼一點空間,就把它擠在背包最上層。

, ,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9199145_结果.JPG

早上電鈴叮叮咚咚響起,說書人跳出溫暖的被窩,搭上外套去開門,我側躺把臉埋到被子裡,繾綣纏綿。是咖啡豆,貨到付款。我聽到說書人算錢的聲音,送貨員說:「欸......尾數是94塊,不是49。」

「喔喔喔,對不起。」

過了幾秒鐘,送貨員又說:「妳多給了一百。」

「你人真好!」說書人感動涕零。「另外一份包裹我是簽自己的名字嗎?」

喔?有我的包裹?從床上跳了起來。

是Angela寄來的包裹,我一拆開就驚叫:「妳看!是這個果醬欸。」St. Dalfour不添加糖的草莓醬,恰好是我愛的口味。年前說書人做司康(Scone),我們就是用這牌的果醬佐食。先在司康上抹上奶油,再疊上滿滿果粒的果醬。

Angela是我在前公司的同事,匆匆時光數年,我成了自由業者(我喜歡每次在表格的職業那欄填上「自由」兩字,彷彿一種宣言),她成了外籍新娘遠嫁英國。我們開始大旅行時,她主動丟我訊息,問我有沒有興趣造訪Bristol,當作旅行中的休息站。

「當然好!」我們沒有非要去哪,她的邀請就像宇宙發來的訊息,我當然要緊緊抓住。

「我們離倫敦比較遠,妳們願意來就太開心了,每次都搶輸那些在倫敦的朋友啊。」她告訴我們可以搭National Express,車程僅3小時。

, ,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ebiche.jpg
↑Cebiche 照片來源

最近我迷上了Netflix紀錄片《主廚的餐桌》(Chef’s Table),每一集會介紹一位來自世界不同角落廚師,如美國、南美洲、紐西蘭、義大利......。他們對待食物的方式是藝術與理念的表達,是人生旅途的體悟,也是個人價值觀的尋覓與選擇。聽他們說出的話,常常讓我手臂上的雞皮疙瘩全都肅然起敬。其中美食家的評論或許有些廣告嫌疑,然而,這些廚師說出的話,讓我感受到無可錯認的真誠,而第一季第二集的藍山餐廳主廚Dan Barber當詩人也是剛剛好而已。

大旅行中所造訪的知名餐廳,例如利馬的Maido,開啟了我的視野與味蕾。原來,每天經過嘴巴、進肚子裡的食物,值得更多認真對待/烹調,與細細品嚐感受。現在,準備每天的餐點,不再是制式化地反應(炒高麗菜配薑蒜),會多思索一下:今天想吃的是什麼味道?有沒有別種烹調或調味?(例如加芝麻醬或者加豆腐乳)

為了要吃到Maido著名的亞馬遜料理,那天我們頂著胃袋中還沒消化完的午餐,在晚餐時間一開始就到了餐廳。帶位小姐大概認得我們(這兩張貪吃鬼的臉),請我們稍等,再次確認訂位清單之後,很客氣的詢問:「若是用餐時間兩小時可以接受嗎?因為7點有訂位的客人。」

兩個小時吃飯一點都沒問題,我們可是來自處處有限用餐時間的台灣啊!

, , , ,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C010931_s_结果.jpg

↑Amador 70%

Maido餐廳是我對祕魯首都利馬印象最深刻的地方。我們那天剛移動到一家由老房子改建的民宿(Airbnb),說書人拿出手機,點開Tripadviser尋找附近的美食,發現了一家評價極高的餐廳。說它評價極高還有些貶低它了,因為Maido名列世界50大最佳餐廳,而且,幸運地就在步行可到的距離。

當天中午,我們兩人在小巷間穿梭,明明就站在街角,還東張西望、探頭探腦。餐廳外觀看起來像是厲害的民宅,沒有招牌。最後是問站在路邊的警衛,才確定是到了餐廳。


中午時間並沒有滿坐。服務生很自然地問我們是不是要先來杯飲料,國外的飲食習慣似乎很習慣先來一杯餐前酒,一邊進餐還會再加點佐餐酒。隔壁桌的男女在整頓午餐中就點了三次酒。除了酒量驚人之外,我一直想不通的是喝了那麼多酒水怎麼還吃得下料理。平常進餐,我連喝湯都相當節制,胃袋空間有限,要裝點實在的進去才不會太快餓。

我們沒做功課,大概知道老闆兼主廚 Tsumura 在利馬出生,到美國受飲食相關教育、大阪學藝,料理融合了秘魯與日式料理的技巧與精神。我們各自點了想吃的:生魚片、Maido壽司捲(跟店名同名想必是招牌吧)、燉牛肉配日式炒飯。

, ,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C221429_结果.JPG

然而,多待些時間之後,我知道他們為這樣的生活付出了很多努力與犧牲。像是J大,在美國已經待了十幾年也拿到了綠卡,但有段日子花很多時間工作,也遇過很多傻眼的鳥事。有次他開車到紐約參加朋友的婚禮,才剛到當晚,車子就被偷了,而且小偷連車子裡他唯一的西裝也一起偷走了。

過了幾天,他接到警察局的通知,說找到車了。興沖沖到了警局的拖車場,被要求先付76.52美金還不給找零。收完了錢,警察才說:「你的車不在我們這裡,是在另一個拖車場。」找到了警察說的拖車場,又被要200美金的保管費。都已經到這一步了,J大只好付了錢。

在車山車海中終於找到車時,探頭往裡面一看,車後座車窗被打破了,車子裡堆滿了垃圾與酒瓶,整輛車彷彿是廢棄車。但至少還是台車,開上路沒多久,引擎就無預警地熄火了。他在路邊招了計程車,請對方幫忙接電,勉強開到了修車廠。

修車廠換了電瓶,但是說:「我沒有這個型號的窗戶欸。」

「開車回程的時候,遇上了暴風雪。雪就一直從破掉的車窗灌進來。我一邊開一邊流鼻水,快冷死了。」J大說。

, , , ,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C311706_结果.JPG

剛到西雅圖的Ting家時,我與說書人每天睡到11點,起床吃早午餐,和Q仔(Ting與J大的小孩)玩耍。廚房的石材流理臺延伸出的小吧檯是我們最愛窩著的地方,等Q仔睡午覺之後,我們就在那與忙著料理食物的Ting聊天。Ting是說書人從高中時的好友,現在是對烹飪非常有興趣與天賦的溫柔媽媽,我們目睹芋圓、肉圓的誕生,聽說後來她還研發了蛋黃酥等等糕餅類,可惜我們沒口福啊。

在那區塊的房子都是獨棟獨戶的,平時非常安靜,車子也很少。西雅圖的晴天是希臘的藍,沒有一絲浮雲,遠遠地可以看見雷尼爾山(Mount Rainier)蓋上白毯的綿延山峰,J大與Ting的婚紗就是在那座山拍的。他們說那時幾個朋友在山下幫忙帶Q仔,他們在山坡上很浪漫地在花床上擺出唯美姿勢,這個時候,Q仔哇哇大哭起來,哭聲在山谷中迴響一陣陣傳到爸媽的耳中,他們又尷尬又焦慮。我很喜歡那組照片,拍得極好,幸好照片中沒拍出他們臉上的三條線。

西雅圖的天空即使在陰天都有種清澈安定的氣質。據說西雅圖的多雨陰鬱氣候容易引發憂鬱症,然而我們停留在西雅圖的三個禮拜中,卻不比台北那樣多雨(今年的台北冬天相當反常)。我在那兒並沒有感到鬱悶,反而,有種純粹的存在感。沒有想要去哪、沒有事情好忙,有一本書、暖氣、一盞燈光,就很滿足。

, ,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到這部影片的時候,我笑到要翻過去 XD

印度人點頭說「好」的方式不是上下點,而是左右移動下巴。

但是,對於奇特的印度人而言,絕對不只是這麼簡單而已,

眉毛高低與搖頭頻率都是要觀察的重點。

 

如果眉毛高低與搖頭頻率正常,代表單純的「好」。

如果眉毛降低與搖頭頻率正常,代表「好,可是我不是很確定」。

如果眉毛抬高與搖頭頻率變快,代表「太好了!」

不過,有時候搖頭也可能是代表「滿意」或「諷刺」。

 

這麼多可能的意思,是不是讓你頭很暈呢?

以我們的經驗是....

在印度,很多事情好像也不用搞得那麼清楚啦!(你覺得是什麼就是什麼)

,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435908183460_结果.jpg

(↑出發第一天,在桃園機場忙碌打包大背包的兩人,之後在每個機場都要上演一次。喬安納當時為了要6個月不剪頭髮,把脖子後面的頭髮嚕超高。)
 

「阿姐,李大哥說妳們女生住那個街區不安全啦!他已經幫妳們訂了飯店。」說書人的表妹這麼說。

大旅行出發的第一站路過馬來西亞,預計停留四天,說書人本來上了Agoda訂了一間背包客棧,但表妹的貴人李大哥叫她一起來玩,還幫我們也訂好飯店。於是,我、說書人與大小表妹一起從桃園機場飛往吉隆坡。

 

說書人說小時候最期待回雲林外公家找表兄弟姊妹們玩,三合院四周環繞著稻田,到處都有可以讓皮小孩玩耍的秘密基地。有次,說書人好奇地心到底長什麼樣,帶頭召集孩子兵們在後院開挖。「每天挖一點,很快就挖到地心了!」她說服了他們。挖洞挖到一半,外婆在屋子裡大喊:「呷飯囉!」擔心大人看見大洞會罵,他們慌慌張張地拖了一些樹枝樹葉蓋在洞上面就進屋吃飯了。隔天,外婆就踩進洞裡,大罵這些兔崽子們,計畫就此失敗,說書人到現在還是不知道地心長怎樣。

, , , ,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61204_P1011759_s_结果.jpg

 

  其實她不是北京人,而是山東煙台人,到北京念書後帶著一口北京腔,到丹麥念碩士,再到西雅圖華盛頓大學念博士,領域是性別研究。她是P的女友。

      我們透過說書人的朋友在西雅圖的一個聚會中認識了P,她是台灣人,高中申請依親,在美國就學,現在已是美國公民了。她慷慨地邀請我們搭她的車一起去波特蘭(Portland)購物,這個城市座落於美國少數的免稅州──奧勒岡(Oregon)。

  她一上車就笑得花枝亂顫,因為她邀請同行的女孩講普通話帶著海南島腔調,她再笑:「笑死我了!」高亢的音調塞滿整車。

  「什麼是Queer呢?定義是什麼?」海南島妹妹問。

  「才不要告訴妳呢!要我回答,妳先給我錢吧,就當諮詢費。」

  「那就給吧!博士還沒畢業也不會太貴吧。」島妹爽朗。

  「那妳碩士還沒畢業,不就還要倒貼我?!」她提高了音量與音調。

,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B150585_s_结果.jpg

Fred與Lupe真的帶著我們去找當地的料理。我們在美食街裡的偏遠小角落,找到了玻利維亞式的料理。我點了一碗牛肉湯,裡面混合各種豆類,牛腩燉的軟爛。說書人點了炸碎肉排,配有米飯與蛋。南美洲人習慣把肉類烹煮過熟,吃起來乾乾硬硬的,他們的牙齒一定都很好。F買了一罐柳橙汁請我們喝,在類似夜市小攤的黃桌子上,每人一杯飲料,好像台灣的熱炒風格。

 

F問我們對於馬英九會面習近平的看法。我們很訝異他竟然知道這則發生在幾乎是地球正對面的新聞,他回:「我注意所有的事。」
 

,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2281_结果.JPG

Fred是透過說書人的大學同學介紹的玻利維亞人,他們是在巴黎念書的同學,畢業之後,F就回到了家鄉,地點剛好就住在我們計劃造訪的都市拉帕斯(La Paz)。這個城市座落於安地斯山脈,海拔3,600公尺,已是玉山排雲山莊的高度。說書人透過網路連絡他。「若有緣就見個面吧。」我們是這樣想的。沒想到對方回覆有一天的時間陪我們繞繞。

 

旅行這麼久,我們最開心的就是這種機會了,可以腦袋放空空,在朋友架設的安全網上恣意的蹦跳,還可以體驗當地人的生活,問一堆奇奇怪怪的問題。

 

F一見面時就向我們道歉,說他另一個女性朋友Lupe等等會加入,不知我們是否介意。我猜想他跟這個女孩有浪漫關係。人到齊之後,我們邊走邊聊,一路上坡走向拉帕斯著名的城市纜車。

 

這座由澳洲來的外資建造的Mi Teleférico纜車,最高點約4150公尺,低點3000公尺。全長10公里,是全世界最長的纜車,而且在持續建造中,完工將總共是20公里。

F有種纖細敏感的氣質,說話客氣、體貼幽默,和他聊天的自然感讓我有種錯覺,好像在對一名台灣人聊天,只是聊天的語言是英語罷了。隨著相處,我才慢慢地了解,F找Lupe來是因為他有點擔心不知如何跟兩個素昧平生的女生共度一整天。

,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個星期六,你想讀喬安納分享環遊世界中遇到的「玻利維亞男孩」或是「在西雅圖的北京女孩」呢?用臉書表情符號投票吧!

 

想讀:

*玻利維亞男孩請按 「大心」

*在西雅圖的北京女孩請按 「哇」

 

最近同性婚姻吵得沸沸揚揚,好多平台都用臉書表情icon問大家支不支持 (支持!)。

我們也一起來玩吧~ 表情符號是給大家的暗示喔 ^^

以禮拜三喬安納起床時的投票數決定 (謎之音: 那到底是什麼時候呢?)

 

陰雨綿綿的禮拜一,分享上個月去花蓮「時光二手書店」拍下的可愛毛小貓照片,希望能讓你/妳的心多一些溫暖 <3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的大背包中最重的兩樣東西,一樣我確定下次(?)不會再帶,另一樣我確定下次一定會揹。

 

當初規劃會穿一雙好走的鞋,揹一雙涼鞋在民宿或洗澡時換穿。上網作功課,大家說Teva的涼鞋好穿,但吸汗的鞋底材質會散發濃濃的腳臭味,還有人在搭飛機時被前座的乘客抱怨:「可以請你不要脫鞋嗎?你臭到我的小孩了。」(可以想見有尷尬......)所以,後來在登山友選了硬底的Chaco運動涼鞋,據說堅固耐走。重點是──有我這個大腳婆的女鞋尺寸US 9。

 

從小到大,買鞋一直是我的夢靨。在鄉下的小鞋店,老闆娘搬出了所有的童鞋,仍沒有我的尺寸。低著頭耳根子熱到脖子,我一試再試,最後選了腳趾擠在最前頭的紅色亮漆皮鞋。我喜歡那秀氣的款式與高調的顏色,硬著頭皮說可以,但每次穿腳都好痛。

 

城市中的百貨公司,殷勤的專櫃小姐遇到我只能說抱歉我們公司最大只做到26號。這次旅行最大的收穫之一是在美國發現了原來我並不是US 9號,而是介於9 ~ 9.5號。這輩子,我終於穿到了合腳的女鞋,手舞足蹈地買了兩雙平底鞋、一雙短靴、一雙登山鞋(說書人就沒這麼興高采烈了)。回程我發現背包塞不下,嘻皮笑臉地拜託說書人(臉臭嘟嘟)幫我揹那雙中筒登山鞋。

 

旅程開始一個禮拜多,我在印度瓦拉納西扭傷了左腳踝之後,涼鞋幾乎沒被穿出門過。堅固耐走的硬梆梆鞋底,在路面凹凸不平與腳踝受傷的狀況完全不合時宜。數個月後,即使在西班牙馬德里的平坦馬路上走一整天,仍會讓我尚未完全復原的左腳踝痠痛不適。

, ,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莫內是我最愛的畫家之一,在法國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欣賞莫內的真跡,在畫的前面站好久好久。

隨著顏料在畫布上的高低起伏,想像大師坐在蓮花池前瞇著眼睛一筆一筆拖曳過畫布,一陣風來壓壓帽子。溫度太舒服的時候,偶爾就打起盹來了。不小心點下了某個顏色,仔細一看卻又是那麼剛好。

也好想踏上畫中的日本橋,沐浴在清新的花草芬芳中。

一幅一幅慢慢地畫下去,每一幅睡蓮都好像一樣,也都不一樣。

感謝他的辛勤,留下了這樣美麗、心走過的痕跡。
 

, , ,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撞到了南美這堵牆,灰撲撲的,暈頭轉向。

語言不通,能以英文溝通的機會寥寥無幾,只能仰賴當地人的善意,還有Google翻譯。食物不合胃口,肉煮得太柴,口味太鹹,澱粉大多是令人脹氣的馬鈴薯,有幸找到米飯時,則是鬆鬆硬硬的如一盤散沙。

很多高山,巴士九轉十八拐,一次移動就耗了一天。夜車更難熬,像是被關在不見天日的小籠內,外面有個頑皮的大巨人,不斷搖動著籠子,持續八小時。最糟糕的是,有哭個不停的嬰兒跟你一起在籠子裡。

一個禮拜內搭了44小時的車,將近2天,就為了一天的烏尤尼(Uyuni)鹽湖。路上說書人開始嚴重胃脹氣,像在加爾各答那次,連喝水都吐,難過了兩天,稍微好一些,又開始拉肚子兩天,只能吃蘇打餅。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利馬民宿中,讀到葉怡蘭的臉書po文,詳記早午餐配圖:「起司培根烤初卵蛋,美式奶油煎餅佐百香果無花果蜂蜜醬汁,奇異果&梨山蜜蘋果切盤。半島酒店伯爵紅茶 ...(後略)」。

想到她家那漂亮的廚房與中島,我對著說書人哇哇叫:「好羨慕啊!」

羨慕是我的情緒罩門,常常只是捕個影子就羨慕他人,而羨慕他人很不好受,覺得失去力量,心被什麼嚙咬著般甩不掉。

說書人回:「妳看妳也是喝著祕魯手沖咖啡 (註1),佐玻利維亞小點心 (其實是民宿送的餅乾),計畫著今天要去利馬美術館看展,傍晚再到海邊散步。期待著加拉巴哥之旅。妳的人生多愜意啊!」

她又補:「只是千萬不要提現在房間的霉味,要說是『海風的氣味』。」

一席話讓我哈哈大笑,心突然又輕盈起來。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鱷魚先生你好~ 打擾了~ 謝謝你讓我們來你家作客

進亞馬遜雨林,規定是一定得跟有導遊帶領的團。說書人在庫斯科(Cusco)廣場附近比價了好幾家,才決定向一位解說詳細的仲介報名。從庫斯科搭巴士到東邊最靠近亞馬遜雨林的馬爾多納多港(Puerto Maldonado)需要10個小時,我們搭的是有附點心、飲料、毛毯、座椅前方有電視的豪華巴士,晚上10點發車。

座椅前方是一名大約三歲的小女孩,從開車沒多久後開始哭泣。坐在一旁的媽媽顧著看手機,沒有安慰她,小女孩愈哭愈大聲,最後開始聲嘶力竭地尖叫。哭累了,小孩會安靜一陣子,然後被顛簸震醒,接著繼續大哭。

從海拔3,399公尺的庫斯科啟程,繞著蜿蜒的山路,上上下下,窗外一片漆黑,完全沒有路燈。我的前庭系統原本就不太堅強,戴著耳塞試圖著睡著避免暈車,但高速行駛的車內被甩來晃去,近距離小孩尖叫砲彈不時轟炸。完全睡不著,頭暈加頭痛,又只能被綁在位置上。那時候,真的覺得自己快往生了。

, , , ,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