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9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去年的這個時候,在冰島。

秋天的冰島,風很強,雨很多,

有些綠葉換上了黃色、紅色的雨衣,

有些還在逞強。

 

這個世界就需要一些個性硬的,跟一些個性軟的。

才組成如此繽紛斑斕。
 

文章標籤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馬丘比丘(Machu Picchu)在祕魯當地奇楚瓦語的意思是「古老的山」,不但為世界新七大奇景,也是文化與自然雙重遺產,外國人來到祕魯,幾乎不會錯過馬丘比丘的行程。

這個著名的印加帝國遺跡,推測建於1440年左右,當初西班人佔領秘魯時沒有發現深山中的馬丘比丘,才能完整保存下來。印加首都庫斯科許多遺跡就沒那麼幸運了,大多都被摧毀,接著在原有的地基上重新蓋起西班牙式建築。隔了四百多年,在1911年美國考古學家海勒姆·賓漢三世在當地農民的帶領下找到此處,引發考古界的震憾。

馬丘比丘是個機能相當完整的城市,廣場周圍有神聖區、神殿、住宅區、工寮也有建置灌溉水道,實際繞一圈大概要花3~4小時。印加文化最著名的便是精湛的石造建築技術,所有的建築主體都是石頭推砌而成,接觸面緊密的貼合,號稱刀片都插不進去。

廣場上還有許多駱馬,據說這些駱馬是當初智利的廣告拍攝團隊帶來,後來便留在此處成為遊客拍照的夥伴。在陰涼處避暑時,我才剛拿出香蕉、橘子就被駱馬追著搶食了。

文章標籤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晚睡覺前,我提醒說書人:「明天起床要叫我喔!」

「為什麼?妳要忙什麼?」

「我要用小飛馬啊!妳不能自己先用喔。」我說。因為想啟用磨豆機而起床,這大概是最奇怪的早起理由吧。

我們兩隻咖啡蟲,連大旅行都揹著Hario旅行手搖磨豆機、傻爸不鏽鋼濾架、濾紙與咖啡豆。我們很清楚,即溶式咖啡是無法滿足我們的;也很清楚,若每天都去咖啡店喝咖啡,旅行不用多久旅費就用光了。於是,即使沒有辦法攜帶手沖壺(體積太大),也只能用鋼杯裝盛由濾杯滴漏下來的咖啡,我們還是以盡可能的折衷方式,延續咖啡蟲的清醒與理智。

記得在冰島時,正巧遇到月經來潮。朋友提醒這個時期最好不要飲用有刺激性的飲料,咖啡與茶都應該要避免。我連續兩天沒有喝每日一杯咖啡的配給,說書人也陪著我不喝。現在回想起來,簡直是自不量力。

到了第三天早晨,由我當駕駛從民宿前往冰河國家公園,一路上,車上沒睡飽的乘客在暖氣助眠下睡得東倒西歪。一路上沒遇到任何車輛,幸運的是連綿下了好幾天的雨也停歇了,只剩由南邊海面吹來的強風撲打著車身。我強打著精神,握緊方向盤睜大眼睛緊盯路面,自以為很警覺,但有半顆腦子大概在休眠。

文章標籤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哈利你怎麼了?!

閃電疤跟頭髮去哪了?

 

(照片攝於加州San Jose跳蚤市場,紙紮的人偶與啤酒桶。

請問有人知道是拿來做什麼的嗎?)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為了小小答謝Q爸媽在西雅圖接待了我們幾乎整整一個月,我沒有說書人綵衣娛親(?)的特長,只好重拾鍋鏟,煮一頓晚餐。

剛好近了Ting的生日,她問:「方不方便順便請好友們一起來吃飯呢?」

親愛的Ting,當然好啊!為了妳,千千萬萬遍。我回。

於是任務成了張羅9人份晚餐。
 

旅行有半年沒有認真煮食,加上使用不習慣的烹煮器具,好擔心會把排骨白蘿蔔湯煮老,好擔心自己的廚藝退步。老實說,比起失敗後的浪費食材,我更擔心丟臉。

有個練瑜珈的朋友說過:「一開始就把自己抬得那麼高,只會走下坡啊!還不如開低走高,一開始輕輕鬆鬆開始,然後愈來愈好。」

我總是把自己抬高高,站在高台上腳軟發抖,害怕著一踏錯就摔得狗吃屎般難看。

文章標籤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到西雅圖當然要去朝聖Starbucks Reserve咖啡店,烘好的咖啡豆以銅管輸送,唰拉拉地好響亮

西雅圖本是我們環球旅程的第一站,在那兒有說書人高中時期的好友Ting。即使越過太平洋,都彷彿可以看到她熱切招手著要我們到那兒作客。「妳們快來,新家已經留了一間房給妳們了!」我們還沒出發前,她時常傳訊攬客。我認識Ting的故事要從和說書人交往之前說起。

我與說書人認識的時機點,是我在前一段感情受挫之後。那段期間整個人萎靡頹廢,每天腦子中那台專門鑽牛角尖的機器日夜不停地鑽著痛點,「為什麼她會欺瞞我?」「她還是我認識的她嗎?」

我的前任對我很好,只是刻意隱瞞了一件對我來說是天大的事,後來讓我無意中發現了。我試圖了解她隱瞞我的原因,試圖了解她的想法與做法,但最後我過不去的點,是當時前任一直不覺得自己有做錯事。幸而,在分手之後,我們都看清了當初在感情中的盲點,也更了解彼此,成了好朋友。

還找不到共識的那段期間心情苦悶與憂鬱,我上網瀏覽到一則桌遊活動剛好離住處不遠,想說出去散散心也好,就這樣認識了說書人 (這段之前的文章好像稍提過了?現代版的傲慢與偏見)。

文章標籤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旅行時,我的小背包內的夾層中有個護身符,是朋友特地去霞海城隍廟求的。在大旅行出發前一晚,她把護身符交給我。

「妳隨身攜帶喔!要小心不要淋到水,遇水就失效了。」她諄諄提醒。

我從紅色錦袋抽出一張已經包了夾鏈袋的符,問:「這個符哪裡來的?」

「霞海城隍廟啊,而且我不是隨便找的,聽說很靈。」她一副煞有其事的樣子。我嗅到其中有什麼不為人知的故事,盧她跟我說。

那是個天氣晴朗、風平浪靜的天氣,她的朋友一家人到海邊戲水。突然起了一陣大風,大浪捲過來,差點把一個大人,還有約五歲的大兒子捲進海裡。大兒子嚇到當場大聲啼哭,而且天空不知什麼時候已變得烏雲密佈,一家人趕緊收一收就回家了。

回家後,小孩開始半夜啼哭不止,而且本來很好溝通也聽得懂道理,卻性情大變,動輒大發脾氣。大人也帶過小孩去收驚,但情形沒有好轉。約半把個月,最後實在沒辦法了,帶去霞海城隍廟,廟公作法,用雞血寫下符給小孩戴在胸前,小孩就這樣恢復正常了。

文章標籤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泰姬瑪哈陵,突然聽到有人講台語。我四處張望,發現是一家人坐在長廊上乘涼,而且是三代,裡面的父親請我們幫他們拍合照,照例,我推舉說書人當攝影,之後,他也提議幫我們拍合照。

當然好啊!兩個人的旅行很少能合照的機會,加上我們兩人都不喜歡自拍/被拍,出發前想「環遊世界兼拍婚紗照」的計畫可說是完全失敗了。

印度正中午的艷陽下,汗流浹背有點狼狽的兩人對鏡頭露齒微笑,背光讓臉的膚色都深了一級。

問起他們為什麼一家人來這裡,爸爸指指一旁讀高中的女兒說:「她就說想看泰姬瑪哈陵,我就規劃自由行帶她來看啊!」我跟說書人哇哇叫說好幸福,行動力好強,好有愛。重點是連阿公阿嬤都一起帶來了,好有勇氣。

文章標籤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也許最近大家發現,粉絲頁的更新減少,喬安納躲在牆角搞自閉。小刺蝟的內心戲如火如荼的上演,這次是什麼劇碼呢?

昨天與久未相見的朋友喝一杯咖啡,分享八分之一片的蘋果派。窗外飄著颱風來臨前的濛濛細雨,屋內的昏黃微光剛剛好。

我們聊起了寫字這件事,似乎喜歡寫字的人都會有個困擾──彷彿是被巫婆下了咒語,想寫的念頭沒有斷過,但忍不住地想逃,逃去工作、日常生活的雜事、電視影集中......有無數的遁逃法門。

我是遁逃大師,逃避自己的命運,也許直到有一天真正了解,一直在逃避的東西,就是一直扛在背上的東西。放不下的,逃到天涯海角的可以感受到重量。

這個粉絲頁裡面所有的文字,都是在勇氣與膽怯之中產出的。鼓起所有的勇氣,回想這些在腦子裡漂浮的畫面,然後一個字一個字,像拿榔頭槌釘子那樣,把那些畫面化作文字固定下來。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下午收到了一位粉絲頁的讀者寄來的明信片,是《因為愛你》(Carol)的電影劇照,驚喜之餘,讓我不禁在想這之中是不是有某種程度的共時性,因為,上個禮拜才剛剛跟說書人租了這部電影來看呢!
 

跟這位讀者一樣,凱特布蘭琪也是我很喜歡的女星,氣質特出、舉手投足都有莫名的魅力,她主演的電影就會想找來看。

這部電影中凱特布蘭琪演的是富婆,因為愛的是女人,決心打離婚官司重新開始。就在此時,她愛上了百貨公司櫃姐Therese (Rooney Mara飾演,她飾演《龍紋身的女孩》電影中的叛逆社會邊緣駭客,跟這部電影的甜美形象反差好大),年齡與社會地位的雙重差距,讓Therese在片中看起來像是隻誤入叢林的小綿羊(實際上可能也是)。

她們兩人相偕在耶誕節假期開車一路往美西,沒有計畫,東西收一收就出發。某種程度而言,這部很像是公路電影,不同的是片中兩人在車上沒講太多話,好可惜~ 開長途的時候很適合東南西北地聊啊!

文章標籤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