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6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早上11點從泰姬瑪哈陵所在城市阿格拉(Agra)搭上火車,一路向西,鄰近鋪位的乘客上上下下,到最後一段車程只剩下我們,晚上9點左右到了新德里東北邊的城市赫爾德瓦爾(Haridwar)。原本我們考慮在當地住一晚,然而曾去過的朋友建議直接搭計程車到瑞詩凱詩(Rishikesh),那是我們的目的地,恆河上游的瑜珈城市。

踏出火車站,我們被嘟嘟車司機包圍,漫天喊價1600盧比,雖是約新台幣800元,以台灣物價來說不算貴,然而,在印度出這個價格的確是天價。說書人瞪大雙眼,直接回:「你瘋了嗎?!」

司機們轉而群起試圖說服我,每一個都急著扯開喉嚨喊話,有些句子像英文,有些是印度語,除了數字之外,我完全無法理解他們要表達些什麼。站在車水馬龍喇叭聲震耳欲聾的馬路旁,我的腦袋內充斥著人聲喇叭聲,情緒被攪動的煩躁起來,焦慮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夜愈來愈黑。

我們閃避到路旁的小角落,說書人開了在台灣就辦好然而一路上不太管用的無線網路,幸好有訊號,透過類似Uber的應用程式Ola叫了一台車。沒一會,Ola司機打來了,說書人把手機交給我,同樣的情形發生了,司機急促地問我們所在地,儘管我極力描述,仍不知他能理解幾分,他印度口音的英文有如外星語言,然後,他掛了電話。

, ,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玻利維亞西方的拉巴斯(La Paz)到中南部的烏尤尼鹽湖(Uyuni),如果搭巴士需要10至12小時車程。在祕魯已經搭巴士搭到怕的我,堅決主張:「如果要我去鹽湖,唯一的方式就是火車。」

拉巴斯海拔3640公尺,抵達3700公尺的烏尤尼。深受高山症與胃脹氣折磨,我想到還要拉行程到遙遠的鹽湖,頹喪地意志全無。幸好(?)說書人堅持要走這趟,讓我們見到了遼闊的白色世界。

但是,在更勝於普悠瑪號的強烈搖滾火車上,說書人把午餐在Oruro城市最有名的小羊排,以及火車上嚷著要喝的芬達,全部一起吐了出來,過了馬桶,直接散落在海拔3,500左右的鐵軌上(是的,玻利維亞火車的馬桶直接通鐵軌)。

嘎吱呱啦地,驚起了湖面上粉紅色火鶴,展開了大翅膀成群跳起了凌波微步。


 

, ,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巴黎天空步道的入口,在熙攘的城市中往上方走竟然有這麼自然舒適的花園,是我在巴黎最喜歡的地方。
電影中,男女主角一邊聊天一邊散步穿過這個花園。
— 在 Coulée verte René-Dumont 



大部分的朋友都會問:「妳們最喜歡的是哪個國家?」只有少少的朋友會繼續問:「不喜歡哪裡?」說書人聽到這個問題時,臉部表情馬上糾結,我總是大笑幫她回答:「她最不喜歡巴黎。」

巴黎這樣夢幻的國家與地名,是許多台灣人嚮往的時尚之都,還有逛不完的博物館,怎麼會有人不喜歡呢?首先,巴黎人的臉真的有點臭,雖然我們大多數時間都有好友當地陪,但還是有時得看巴黎人臉色。


巴黎是外國旅客造訪最多的法國城市,即使地鐵服務人員的工作應該是服務旅客,他們依然堅持不講一點點英文。我們因為預計要待在巴黎十天,決定買周票比較划算。諷刺的是,每次我們只要是為了省點錢所做的決定就會讓我們花更多。

巴黎地鐵週票是類似悠遊卡的票卡,加上儲值一週的票錢,便可以在該禮拜無限次使用,這款週票規定記名使用,也就是不能兩個人刷同一張卡。另外,也有十次套票的優惠,稍稍便宜一些,票卡是類似台鐵的區間車票。

我們對著櫃檯服務人員說要買週票,他說了一串法文,我們重複英文,他直接坐了下來聳聳肩,意思大概是他聽不懂。我只好努力擠出超破的法文,說是從禮拜一到禮拜天。他遞給我們兩張加了透明硬殼的票卡,收了票卡錢之後,指指旁邊的機器要我們自己過去加值。

, , , , ,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國外常常在迷路找方向時,有些當地人會主動提供協助,濃濃的人情味讓揹著沉重大小背包的我感動得想要抱住對方。
 

印象最深刻的是在瑞士,短短的路上,就遇到了兩位主動幫忙的居民。我們那時在路邊掏出地圖端詳,有個年紀稍長的捲長髮女性直接走過來用英文問我們是否需要幫忙。續行了一小段路,東張西望找著旅店,隔著十字路口的斜對角有家露天咖啡座,坐在路旁享受白酒或香檳的白髮大伯直接遠遠地用英文嚷著:「妳們在找什麼?」他聽到了旅店名之後,指指我們身後的白色建築,原來就近在眼前。
 

遇到最難以忘懷的好人是在捷克。那天我們要離開布拉格搭巴士前往奧地利維也納,說書人前一晚已經查好往巴士站的交通方式。隔天順利到了巴士站,卻空蕩蕩的,也只有一兩輛巴士停泊在路旁,一開始就覺得不對勁。
 

路人也幫不上忙,搭車時間卻愈來愈近。頭上頂著一堆問號的兩人只好走下巴士旁的地鐵站,我仔細對照著印出的A4紙上巴士站名稱與地鐵地圖,發現城市的另外一頭有個地鐵站名與巴士站相同。
 

, , ,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中午頂著高雄特有的豔陽到了小巷,本來惶惶飄飄的心在進了門之後突然地降落了下來。上次來小巷已經是環遊世界之前了,記得大眼睛當時還安慰我:「會很順利的,等妳們回來。」還交代了兩人:「要好好相處喔!」


與出發前相比,小巷的書變得更多了,好多好看的書,想要花好多個下午一邊讀一邊度估。一點(貓店長)長得好大了,她還是一樣的怕生不給摸,但在我經過牠身邊時,突然伸出了細細瘦瘦的貓掌,放在我手上。

牠也在give me five,鼓勵我嗎?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每次上台都需要好久的準備時間,好緊張好糾結。我以前想,大概這就是大家說的「舞台恐懼症」吧!在學生時期逃不掉報告需要上台,當了上班族後,我樂得不用再面對,想說「我就是這樣,也沒什麼關係」。

, , ,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說書人肚子餓,煮好麵後。

我:「給我一點點麵就好。」

幾秒鐘後,小碗裡只漂浮著幾根麵渣渣。

「欸!妳怎麼只給我這樣一點點啊!」我抗議。

 

「妳一開始說只要一點點啊,妳剛剛自己也說了:『怎麼給我一點點。』我很聽妳的話欸。」她理直氣壯。

 

OXOXXXO

P.S.照片攝於加拉巴哥群島,華麗軍艦鳥小娃娃大開著嘴,不停抖動下顎,而且三隻動作都一樣。大家猜猜看為什麼哩?

,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初我們設定的旅行方式是走背包客路線,如果能開伙就自己煮,然而旅行是為了體驗,當然如果有很想嘗試的餐廳也會去大吃一餐。為了要清楚錢都花到哪去了,嚴格執行每天記帳。

說書人對金錢數字超有感,晚上記帳時連小數點後兩位都記得清楚,甚至過了幾天後還能背出前兩天的花費,可見對金錢有不安全感不見得全是件壞事,就像筋骨僵硬其實很適合練瑜珈,因為只要一點點伸展就超有FU。如果有隨便就可以把腳放在脖子後面的天賦,哪裡還會想去練習呢。

整趟旅程中,伙食最省的地方是歐洲。什麼?不是印度也不是南美洲嗎?以我們的經驗真的不是。

在印度大多住旅館,沒有廚房可用,幾乎都外食,而感覺還衛生的餐廳價位大約與台灣大吃差不多。我們因為腸胃不適,吃了很多餐的泡麵所以有省一些。南美洲預算爆表,祕魯與厄瓜多只要是觀光客多的城市,外食並不便宜,有些地方甚至一份餐點要兩三百元,我們常常兩人合吃一份,幸好國外餐廳沒有低消的限制。
 

,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次環遊世界的旅行,我選擇的大背包是Osprey Aura系列 50公升;說書人的是 Gregory Deva 70公升。當初,我想買的是Aura 65升,但因為太晚下手,S號只剩50升。
後來覺得這樣也不錯,一來是我的肩膀若背太重的行囊,肩頸很容易僵硬,氣上不來頭部的結果就是頭暈眼花加上火氣很大。二來是說書人的背包空間很夠,肩膀比我強壯有力的她也可以扛比較多(感謝她任重道遠)。

出國時,我的大背包秤重10公斤;說書人的是11公斤。另外,兩個人的小背包重量大約各5公斤。

登山大背包一顆就所費不貲,那時聽說美國代買比較便宜,我上了美國戶外品牌與Amazon網站先比價,再加上代買費與可能被扣的關稅,結算之後發現Gregory國內外比價差可到新台幣3000元,而Osprey價錢其實差不多。

於是說書人的大背包就從美國一路飄洋過海來台灣,2015年5月18日下單後,6月17日到手,大約需要1個月的等待期。

, , , , ,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Airbnb上有住客寫下評論:「一見到他,就像一道光射過來。」我們在手機上讀到這句,還一起笑了好久。入住那天,瘦高英俊、氣質高雅的他拉開大門迎接我們時,露出皓齒大大的微笑,陽光地說哈囉,我們才知道一點也不誇張,「就是這個光」。

他說不用脫鞋,直接領著狼狽的我們進到客廳,繞到旁邊的客房,客房地上鋪著粉紅毛氈地毯,我踮著腳尖怕踩髒了,背包丟到地上後,再踮著腳尖回到客廳。

鋼琴家P用英文解說著桌上的水果麵包都可以吃,冰箱中還有牛奶、果汁與奶油。一名年紀稍長的男子有時將下巴靠在P的肩頭上,偶爾用西語插話,他們之間的肢體動作帶著親暱。P介紹年長的男子V是他的堂兄,職業聲樂家,他們同房。另一間房住的是V的母親。

「任何問題都可以提出來問喔!」堂兄用西班牙文說著,一邊用眼神鼓勵我們,鋼琴家幫忙翻譯後,說書人問了:「請問哪裡有網咖呢?」

他們帶我們走上刷得一塵不染的紅磚地陽台,指著樓下的街角解說,說書人應和著。

我被眼前的八樓高的風景迷惑了,完全沒在聽,趴在陽台的矮圍牆上遠眺馬德里市景與遠方的山脊,在涼爽的風與不燙人的陽光照拂下,心情開闊輕鬆起來,彷彿身旁一盆盆香草植物一般迎風擺動著。

, ,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赤道上、北半球、南半球,水槽中的塞子移開之後,水會怎麼流動呢?

以前在書上讀到時,只覺得「就是這樣」,一點感覺也沒有,直到自己親眼見到才覺得神奇。

在赤道上,水真的是「直直地」往下流。

把水槽移到距離1至1.5公尺外的北半球,水就像平常家中看到的,是逆時鐘流下。

水槽移到距離1至1.5公尺外的南半球,水會順時鐘流。

應科學控說書人要求重po影片,她說:「要都放上來對照才清楚啊。」

Po影片的同時,我開始思考「水槽要移動到距離赤道多遠,水才會停止直直流呢?」(科學魂火苗小小的燃燒)

有人知道答案嗎?

 

, , , , , ,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赤道線上好像真的比較容易立蛋啊!
 

端午節時大家都會玩立蛋,其實很有難度,我從小到大沒有成功過,但住在赤道線附近的人可能覺得根本不足為奇,蛋隨便丟在地上都可能就立起來(那是陀螺吧)。

當我們旅行到厄瓜多的首都基多,說書人的心願就是造訪赤道線。

「只是人造的紀念碑跟人類標示出來的一條線,其實......我不一定要看。」我承認自己完全無法體會自然控如她的心情。

她還是問了民宿主人交通方式,我們搭了當地的大眾交通工具,那是類似BRT的兩節公車,20幾分鐘後抵達北邊最後一站。我問了公車站擺公益募款攤的英國白髮大媽,跳上了另一輛巴士。

我們並不清楚要在哪一站下車,車上沒有跑馬燈、沒有報站名,我們也不會西班牙文。車子愈開愈偏僻,早就超過了民宿主人說的20分鐘路程,說書人拿出了手機,用離線的google翻譯(已經事先趁有網路時下載辭典),對坐在她旁邊的年輕媽媽說「Excuse me」,然後指指手機上的字。

, , ,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當大家問到,去了那麼多地方,最推薦哪個國家呢?喬安納一定毫不猶豫的回答:冰島!

乾淨舒適的環境,冰島人守禮有序又不失親切,美麗與壯闊的苔原和瀑布,火山地熱與冰川交織的奇景,都是驚艷的。

冰島的美,在於沿途景緻變化萬千,開著車,經過一望無際的苔原,不時看到瀑布從玄武岩台地傾洩而下,踩著油門越過小丘,萬年的冰川就出現在眼前,後方下著雨,遠處天際出現的彩虹延續到地平線,一路上充滿驚喜!

抵達冰島是9月底,剛好在季節轉換,一天、兩天過去了,天空總是一層厚厚的烏雲,時不時的下起陣雨,一直很擔心無法看到極光,每天都在關心極光預報指數。到了第六天依然天空烏雲壟罩,那晚,正在加油站,仰望遠方的天空,隱約有霧狀的迷濛感,車上的友人拿了相機對著天空拍攝,幾秒後看到螢幕顯示出照片的結果,賓果!出現了幾條綠色像雲彩般的細絲,我們期盼已久的極光,就在不遠處了。

,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環遊世界回來之後,常有朋友問:「旅行那麼久,會不會不想回到原本的生活?」這個問題有個弦外之音──旅行這麼炫,原本的柴米油鹽那麼無趣,要怎麼收心回到日常生活呢?

瑜珈經裡面說,如果你相信「這裡」與「那裡」不一樣的話,從這裡到那裡之間的過程,就會充滿折磨,比如說:如果你相信「旅行」與「生活」不一樣的話,從這裡到那裡之間的過程,就會充滿折磨。

在生活中,等著放假去旅行,等著等著覺得時間過得好慢,現在的生活很難熬;而在旅行中,焦慮著旅行還剩幾天即將結束,不想回去面對現實,好希望再多玩幾天。這樣的心理煎熬我們都很熟悉。

在環遊世界的途中,我們在加拿大溫哥華與朋友James共進晚餐,他說很喜歡與來訪的朋友聊天,因為透過我們的眼睛,他可以重新認識日常生活居住的城市,不再是去一樣的地方,吃一樣的東西。

,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說書人到台東新生國中分享我們環遊世界的故事,大家眼睛都閃閃發亮的聆聽,說書人還學了海獅的叫聲。

謝謝在這裡教書的好老師,願意給我們機會分享,願意為學生付出更多。

有三位好勇敢的學生上台分享他們的夢想,雖然有困難,也願意努力去克服。

謝謝學生與老師們的專注聆聽,希望今天的內容有撒下一些種子,等待時機發芽。

現在我們剛從富里搭接駁車至玉里火車站,因為今天中午台鐵出軌,東部鐵路還沒恢復通車,只能再從玉里搭車至花蓮,再看看能搭什麼車回北部了。

原本宵夜打算吃鹹酥雞,看來是無法如願了 T_T

, , ,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傍晚在軍艦岩前遇到了Alex (之前在〈在蘭嶼露營?〉一文中的主角),陣陣狂風簡直像颱風,他的帳篷隨時有被吹跑的可能。

 

他把帳篷割了兩個洞,讓大風有處可鑽,他說:「我可能就不帶它回台灣了。」

 

說書人晚上跟我商量,要不要向Alex要那頂帳篷,說不定以後我們可以用。我說好,可是今天下午再去他紮營的地方找他,卻撲了個空,我們都有點失望。

 

剛剛騎車經過東清夜市,我的眼角餘光瞥到他,說書人馬上緊急煞車。

我跳下車問Alex:「昨晚還好嗎?」

「不好,風一陣陣打在帳篷上,帳篷就一直揍在我的臉上,我躺在帳篷裡也被吹翻了,好不容易到了三點才睡著一下,四點又被大風吵醒了。」他說,所以今天換到野銀紮營。

 

他向我們說聲抱歉:「我接下來會到台灣東岸,應該會繼續用帳篷露營。」我們都很佩服他。
 

最近有到東部旅遊的朋友,請密切注意這頂綠色帳篷。

, ,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為什麼來蘭嶼要背一個大背包呢?上次來蘭嶼,伙食費很驚人。這次我們決定大多數自己煮,說書人:「我有卡式爐。」頓一頓再接:「還有4個瓦斯罐。」

出發前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包木耳胡蘿蔔涼拌,帶了一大包的地瓜葉、雪白菇,其實是要清冰箱,準備了已有調味包的日式拉麵,還有海苔。需要冰的就放在保冰袋裡,從台北一路飄洋過海來到了蘭嶼。

那袋地瓜葉到昨天完食,總共吃了六餐。

在蘭嶼我們最愛的外食是施路岸早點,蛋餅表皮煎的酥脆,香濃豆漿是店家自己煮的,三明治表皮烤的香脆。說書人還一定要點一碗豬血綜合湯,我吃到了喜歡的金針花、大腸,裡面還有大塊豬血、魚丸、三角豆腐、韭菜、酸菜。

這家早餐店無時無刻都高朋滿座,常常10點初頭東西就賣光了,為了吃它的早點,我們認真轉型為晨型人。

, , ,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