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找到上師了,然後呢?我們都有喜歡上老師的經驗,不論是單純的仰慕,或者是夾帶更多情緒的愛慕。Heidi老師說:「又想靠近老師,又有點害怕,一下靠近老師,一下又逃的好遠。」

「這一切都發生在你的心裡。老師把你的這一切動作看在眼裡,但他不動如山。」

腦海中浮現孫悟空與如來佛的五指山,孫悟空跳上觔斗雲一衝再衝,忙了一陣,還是回到佛的手中。這種感覺除了面對老師之外,還似曾相似──是了,面對情人的時候也是同樣感覺。

今天情人熱情洋溢,說了什麼讚美的話語,我覺得親密與被愛。明天情人心神被什麼絆住了,講電話時心有旁騖,有一搭沒一搭,我覺得遭到忽略與不被重視。相應他的情緒,我會以熱情與冷漠,甚至怒氣回應他。每天隨著對方的狀態不同,搞得我內心小劇場很多。

年紀小的時候,看的是爸媽的情緒,他們說了鼓勵的話,讓我心暖洋洋;他們的批評,幾十年後還無法忘懷。

 

瑜珈是為了找到身心靈的中線,在熙攘變幻無常的世界中,不會輕易地被偶發事件推走,以最自然且自發性的方式回應。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上師可能就在你家隔壁的巷子裡,離你很近,只是看你有沒有聽懂他說的話。」Heidi老師說。上師從來都不遠,只是我們還沒準備好,他也許已經拋出了繩子,然而我們卻一次次地錯過機會。

Alice老師說:「當學生準備好了,老師就會出現。」當一切因緣俱足時,事情會自然地發生。

我想加上我的詮釋:所有需要的都離你很近。


以前的我不會相信這句話。以前的我相信一切都是需要努力才能獲得,我所受的教育、長大的環境都灌輸著這個「愛拚才會贏」的觀念,隨之而來的是功課好才是贏、考上好學校才是贏、有錢才是贏。

文章標籤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禪  

上個周末,我參加了法鼓山兩天的中級1禪訓班。在活動前的提醒通知信件上,紅色的字註明「不是禪二哦!沒一直打坐!」,不知道這句話是想鼓勵大家出席呢?還是想勸退想要打坐的同學?

之前參加禪二的記憶還歷歷在目,禁語兩天,手機沒收兩天,跟著大家統一作息,也許當兵就是這種感覺?在打坐中,腿總是會麻,距離身體較遠的那條腿總是會先麻,再來是痛,在30分鐘的一炷香,我一定得換一次腿才坐得下去。

這次禪訓,第一個早上打坐好昏沉,平時沒早起習慣,早晨的時間聽課還有辦法維持清醒,然而一打坐放鬆下來就只是想睡。可能是第一天課程下來精神與身體都放鬆了,當晚提早上床睡得香甜,但,第二天早晨的打坐反而更想睡。

說沒有挫敗感是騙人的。在「自責」的念頭升起的時候,我想起常願法師說的:「心不與貪嗔癡相應。不取不捨,不被外境所影響,也不被心境左右。

只是看到,心不顛倒,不執取。」

 

文章標籤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