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5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May 19 Thu 2011 01:28
  • 歧路

作家像是只有週末修行的隱士,在每週兩天的時間內,脫離社會運行大機器的齒輪,自顧自的滾到某個角落去,寫作、讀書。張惠菁《你不相信的事》與柯裕棻《甜美的剎那》都提及這種生活型態。反社會性人格。

你不相信的事.jpg    甜美的剎那.jpg  
 

然後巧合地,她們在序裡都提到了「歧路」這個概念。張惠菁形容的是從社會化的話題與慣性中脫離,「從週間的世界脫落」,然後等到禮拜一再重新建立起與社會的關係。讓我想起某個公司規定:夜晚甚至週末都必須收信、處理公事;在這樣的規定之下,能夠從週間脫離也是奢望。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IMG_0283.JPG  

§

空無一人的二樓,我在門開開的便所獨享一個人的時光,喵baby從樓下飛奔上樓衝到門口大聲問:「大姨媽妳在做什麼?」

「上廁所阿。」我一邊回她一邊穿褲子。

「姨媽妳的屁股好大喔!」喵b發現新大陸似的宣告,「都不像我的小小的。」

我跟隨後跟上二樓的姊姊噗哧笑出來。 


「那,我跟媽媽的屁股哪個比較大?」我問。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May 05 Thu 2011 13:31
  • 遺忘

IMG_0228.JPG  
 


莫名的害怕被遺忘,儘管自己是實實在在的存在著,但總有種感覺,如果被在乎的人遺忘了,那段回憶將會失去一個要角,該有的重量與意義都隨之而去。

明明最會遺忘的人是我,就算總體而言是段雙方深刻付出過的感情,在過程中,我被那些爭執與粗刮的語言所傷,痛苦的質量比歡笑更大,一多起來,坑坑疤疤不容忽視。在結束後,無法再刻意製造正面情緒,剩下的不堪逐漸膨脹變形,直到像隻怪獸吞噬掉一切美好的回憶。我不認識牠。

於是,我選擇遺忘。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那天下著綿綿細雨的夜晚,我踏進北美館造訪莫內,展場內除了工作人員之外,不到十人,有別於平日看展總是萬頭鑽動、摩肩擦踵。站在大尺寸的睡蓮水景前,靜謐的氣氛讓我恍惚,幾乎掉進莫內的池塘中。
 

waterlilies evening.jpg   

↑《夜色中的睡蓮》

 

我喜歡莫內畫中的紫與綠,色階層次豐富,處處是細節,由細節擴大交織,複雜綿密、分不出如何指稱的顏色。愈想看清楚,愈看不清楚;不知從哪邊開始,哪邊結束。

莫內描繪了多個版本的日本橋,有些畫中,橋、樹、水、草、蓮之間尚有明顯線條區隔;有些固執的彼此崁嵌,近看眼花撩亂,只有在拉開適當距離,那水塘深處綠蔭倒影、岸邊花叢搖曳、水面波光瀲灩,才一一展現。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