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8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頁台北.jpg

《一頁台北》劇中小凱家的麵攤,就在我家這邊的巷子。兩個月前剛搬來時,有個晚上奧莉薇帶著我去吃晚餐。牆上的菜單透漏了這不只是麵店,早上也是早餐店。對食物沒留下什麼印象,但對牆上貼著《一頁台北》的海報寫著取景自此留下了印象。

劇中鏡頭帶到師大夜市、大安森林公園、捷運站這些平日熟悉的場景,但「感覺上」也有些陌生。透過鏡頭,街道人群好像變得詩意了,或者,是被渲染上電影中的氛圍。之後舊地重訪,也許總會想起這部電影,連步伐都踩得特別輕盈。

所以紐約客與巴黎人的姿態才這麼不可一世,他們就活在《第凡內早餐》、《慾望城市》、《愛在日落巴黎時》、《艾蜜莉的異想世界》這些電影裡,櫥窗不只是櫥窗、高跟鞋也不只是高跟鞋、咖啡店也不只是咖啡店,連抱著舊音響的流浪漢都不只是流浪漢。幻想自己就是電影中的男女主角,有何不可?畢竟藝術就是人生。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象山.JPG   

↑象山山頂旁的五星級洗手間

上次在拇指山下看到「往木柵」的路標(象山→拇指山:一個禮拜走三遍,遊記按這裡) 就對那條路線充滿好奇,尤其是網路上也查不到什麼資訊,決定親自去冒險。


在公車上遇見了一對夫婦跟我們在同一站下車,在永春崗登山口聊了起來。他問我們要走哪條路線,說走到木柵太遠,然後扭開了收音機,說:「走阿!一起走!」其他兩人很有默契地七嘴八舌回絕了,我則暗自鬆了一口氣,在爬山路上還是寧可聽些自然的聲音。另外,那台收音機的音質有點粗聒,一路上帶來的比較有可能是折磨。

前面的路線都是熟悉的,到了象山山頂與四獸山步道的十字路口時也毫無意外地已是滿頭大汗。第一次發現路旁的洗手間竟是令人驚豔的景點,開放式的設計讓小屋沒有裡/外的區隔,洗手台面對一片綠意,也不需憋氣,因為芬多精就是最稱職的芳香劑。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天氣依舊炎熱,在台北這個城市的一隅,我等待著寧靜來臨。

八月寧靜.jpg   

《八月寧靜》是陳寧在巴黎居住時的散文集,寫著逛過的展覽、看過的電影、仰慕的歐洲藝術家與作家們。她在這邊寫得是別人、別的城市;在她之後另一本《風格練習》中,寫得是她自己、她的風格。我先接觸的是《風格》,對文字中的寧靜韻味感到意猶未盡,於是又去找出了《八月寧靜》。雖然《八月》在語調、文字的表現上與《風格》很有差異,但能多讀一些還是感到幸福。

〈把慾望留給自己〉裡面提到的克林姆(
Gustav Klimt)是我喜愛的畫家之一,他的《吻》是我認為完美愛情的概念最好的具象化,高大的男性低頭深情吻著雙頰緋紅的情人,她閉著雙眼沉醉於溫柔的觸感,姿態呈現全然的臣服,於愛情之下。

我也想瞧瞧
Klimt所描繪的春光無限,那些他生前收藏著不公開於世的畫作。可以確定的是,他畫筆帶出的情慾世界也代表著一段段愉悅的愛情。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sherlock holmes and watson.jpg
照片來自BBC官網。左邊是福爾摩斯,右邊是華生


福爾摩斯(Sherlock Holmes)活在2010年,是怎樣的一個人?曾是煙癮者的他會貼上三片尼古丁貼片—幫助思考,他說。善於利用電子產品,在網路上搜尋資訊、傳簡訊、用NB。英國腔、西裝控,有著修長的手指,完全是我的菜。

小時候我總是會提早一個小時出門到寫作班教室,然後跟老師說我要先上樓看書,在空蕩蕩的教室讀福爾摩斯全集。那時候的閱讀速度還不快,沒辦法在一個小時內把一本探案讀完,於是我加快練習寫作的速度,儘快交卷,剩下的時間又可以接下去看。福爾摩斯是我當時的偶像與英雄,常常晚上躺在床上時幻想自己也加入冒險與他並肩作戰(華生去哪了?),可能因為過於亢奮搞得睡眠不足,老是早上爬不起來。

能看到自己喜愛的角色被賦予生命,以畫面呈現,已經是極大的樂趣,加上搬到現代的背景這個全然不同的元素更令人驚喜。

 

雖然BBC選出的主角不像電影版的Holmes(小勞伯道尼飾演)有高超的格鬥技巧,也沒有強壯的體格,但我的確比較喜歡這個版本的福爾摩斯(Benedict Cumberbatch飾演)。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葉錦添個展.JPG 

莉莉,葉錦添的創作,來到了台北。她以各種形式出現,照片、影片、假人,甚至磁鐵。一開始拿到這片沉甸甸的入場券,以為只是某種特殊材質,然後才發現是可以拆解重組的磁鐵娃娃。除了軀幹、四肢之外,還有三頂假髮造型。照片上這頂剛好是我最近的髮型,姿態是踩到了香蕉皮快要滑倒。

一開始知道葉錦添是從電影《臥虎藏龍》藝術指導、《橘子紅了》服裝設計。藝術指導是指導什麼我不太有概念,但服裝設計就很具體了。周迅在《橘子紅了》裡面楚楚可憐、內斂的模樣,配上簡樸中點綴有設計感的衣服,在我腦海烙下深深的印象。

個展的最後一天,剛好帶著從高雄上來的朋友到處走走逛逛,托朋友的福來到當代藝術館。

 

銅盔甲

很喜歡他設計的這副盔甲,在陰暗的空間中泛著金色的光芒。鎖骨上的垂墜在戰鬥移動中應該會發出叮叮聲響。若有機會想回到古希臘時代,盔甲、羅馬鞋、垂墜式白袍都是自然不過的裝扮。喜歡盔甲是否代表我體內有凶狠好鬥的本質?(或只是像朋友說的很MAN)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風格練習.jpg
那天拿到
《風格練習》,隨手翻翻,看見了封底內頁有人用鉛筆潦草地寫著「不必看了 此書大不佳」;再翻,看見同樣這筆跡在前面兩篇推薦序寫著「不知所云的晚現代人」與「亂七八糟」。對這種在圖書館的書上隨意評論的行徑先是有些惱怒,後來想想又轉為莞爾,這位將駱以軍先生稱為晚現代人的,大概是個「早於現代」的老伯吧。

一開始是從網路上認識陳寧的,看著她寫異地風情、日常瑣事,淡淡的恬靜與平和的語調給快步調的生活撒上了某種魔咒,讓一切都緩慢下來。或者可以說,雜亂的現實也變得陌生化,充滿異國情調。

最近較常涉獵華文創作,陳寧可以說是個起頭,她提醒了我華文創作的口感如此細膩綿密,平常讀慣翻譯小說的粗枝大葉、脈絡分明,與華文創作的語感確實差異很大。

看她寫〈身外物〉:

「過後想想,其實也沒有甚麼是不可失去、割捨和放下的。人『真正』需要的身外物,到底不多。」

想到之前我因為搬家寫的那篇〈需要vs想要〉,不同的是我把『』放在「需要」兩字上。



另外一篇〈書房與廚房〉(全文連結按這邊)寫著她對這兩個地方的重視是同等的,不像吳爾芙所指自己的房間單是書房。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白色蘭花.jpg

每次回老家大多時間都是窩在家裡,一方面因為要去哪都得開車,而我的技術還有待磨練,一方面是難得回家了就多陪陪家人。最近反而是老媽很愛趴趴走,那天一大早就把我吵醒,然後問我:

「我們去菜市場逛衣服好不好?」

我:「我不缺衣服阿。」

媽:「那…我們去市區逛街?」

我:「欸…可是有缺東西要買嗎?」

媽:「也是沒有…。阿!那我們來去阿姨家聊天好了。」

(電話聯絡後,阿姨不在)


媽:「那我們去蘭花園好了。」

如此盛情邀約,雖然我像一團爛泥巴沒精神又超想睡,還是整裝出門了。

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